「該死的,我說怎麼老是聽到裡面有奇怪的聲音呢,今天,看老娘我怎麼收拾他!」中年婦女說著,便從自己的挎包里抽出了一根黃瓜,握在手裡,顯然是準備當棍子了。

林逸一看,頓時眼睛一亮,「美女,你這隨身攜帶的水果挺獨特啊?」

中年大媽一聽,頓時面色一變,眸光閃爍兩下才尷尬的笑道:「年紀大了,比較節儉,這東西既能夠防身,還能夠美容,這要是餓了渴了還能當水果,你們是不會懂的。」

林逸對著大媽豎起了大拇指,心想您這境界還真是高啊!卻不曾注意到,站在他身後的溫若蘭此時也對他豎起了大拇指。

「你們這些人啊!這是煩死人了,上個廁所所也不安生。」又從廁所里走出來的一名女生,不滿的嘀咕道。

中年大媽一看,急忙上前一把把對方拉到了一旁,小聲的嘀咕了兩句,沒想到這名女生一聽,竟然更加的彪悍,直接脫掉了腳上的高跟鞋,凶神惡煞的鎖定了女廁所的門。 看著對方手裡那足足有五六厘米高的高跟鞋,林逸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尼瑪要是打在腦袋上,怕是瞬間就是個血窟窿吧!

女人實在太狠了!

不一會兒的功夫,裡面就走出了四個女人,當得知裡面的情況之後,這些女人竟然一個比一個很,那傢伙四個人差點都把十大酷刑都整出來了,看的林逸一陣哆嗦,在心裡暗暗發誓,這輩子就算是打光棍兒,也堅決不去招惹中年女人。

「喂,裡面還有沒有人啊?沒有了,我們就進去了啊?」

林逸扯著嗓子冷笑道。

「等,等等,還有我……」一道弱弱的聲音驟然響起,隨後一名穿著絲|襪,短裙的長發女人便急匆匆的從裡面走了出來,不過他卻用手臂擋住了自己的臉。

「敢你嬢,就是他,給我打!」

林逸上前就是一腳直接踹在了對方的小腹上,強大的力量讓剛剛衝出來的女人直接倒飛了回去,重重的摔倒在了女廁所的地板上,那假髮也隨之掉落在了地上,赫然是剛剛林逸是監視器里看到的寸頭男人。

「瑪德,果然是男扮女裝的便太,老娘打死你!」

「不錯,這個狗東西,人家這麼美,竟然被你偷看了,吃我一瓜!」

拿著黃瓜的中年婦女,怪叫一聲,手中的黃瓜就重重的砸在了對方的腦袋上,咔擦,脆黃瓜直接斷成了兩節。

隨後這群女人簡直就像是馬蜂窩一樣沖了上去,林逸的耳邊不斷響起男子的慘叫聲,手抓,腳踢,拳打,高跟鞋,包包,似乎所有東西都能夠被這群女人當成武器。

「瑪德,閃開,閃開,都給老子閃開,你們這群賤人,再敢上來,小心我弄死你們!」

突然,那名被打的慘兮兮男子發出了一聲怒吼,就像是蘇醒的猛獸一把,手裡拿著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指著面前的女人們呵斥道。

「哎呀,刀。」

「我的媽呀,殺人了啊!殺人了啊!」

剛剛還宛如瘋子一般的女人,此時卻直接變成了一陣風,瞬間就出現在了林逸背後。

「哎,美女,美女,你別推我啊!」

林逸不樂意了,你們剛剛打的那麼開心,現在人家要拚命了就把老子往前推啊!」

「小帥哥,我們都是弱不經風的女孩子,現在有壞人,當然是你們男人沖在前面了啊!」那名拿著黃瓜的中年婦女,伸著腦袋說道,不過說完之後,馬上就縮回去了,那樣子生怕對方跟他拚命。

林逸看了一眼,被打的頭破血流的男子,真的想扭頭問一句,你們確定你們是弱不經風的女人嘛?人家要是再不把匕首拿出來,你們都能夠活活把人給打死好不好。

「喂,兄弟,這,這就是你說的瘦小的男人啊?」保安看著拿著匕首的男子,有些哆嗦的說道,這傢伙雖然瘦,可人家絕對不小啊!這個頭最少都有一米八就,可比林逸旁邊的保安高出不少。

「沒事兒,我沖前面就行了。」林逸不自然的笑道。

「嗯,那你辛苦一點,要是你死了,我會幫你申請見義勇為的。」保安一本正經的說道,隨後直接後退了一步,竟然一點跟林逸公推進退的意思都沒有。

瑪德,難怪你當了這麼多年的保安,還只是一個小寶安,怎麼就沒有一點勇氣,沒有一點正義感呢?林逸相當的不爽,不過還是把目光看向了女扮男裝的傢伙,「兄弟,跑,你今天肯定是跑不了了,我就問你一句話,為什麼跟著我女朋友?」

「女朋友?」

溫若蘭一聽,那出塵脫俗的小臉上頓時浮現了一抹詫異,隨後抿嘴淺淺的笑了起來。

男子一聽,目光下意識的看向了溫若蘭,隨後咧嘴,宛如嗜血的惡魔一般,嘿嘿的賤笑道:「她很美,我喜歡她,我會親手殺了她,然後把她製成標本的。」

「什麼?這,這還是個殺人犯?」

「我的天啊!我的腿,我的腿軟了啊!」

幾名中年婦女徹底慫了。

林逸見狀眉頭微微一皺,他能夠感受到對方的情緒波動,這傢伙的確是喜歡偷|看女人,可他絕對不是便太殺人狂。

難道這其中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原因?林逸眉頭微微一皺,隨後就直接朝著對方走了過去。

「哎呀,帥哥,帥哥,你不能過去啊!那壞人手裡有刀啊!」帶黃瓜的中年女人,急忙拉著林逸的胳膊說道。

「沒事兒美女,為了保護你們,我就是死我也願意了,等著我拿下他!」

林逸風掃一笑,手腕輕輕一震,直接掙脫了對方的大手,就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我的天啊!這小夥子不但帥,還這麼會說話,我要是在年輕十歲,我鐵定要追他了啊!」

「可不是,小東西嘴巴好甜啊!也不知道他畢業了沒有,我家裡剛好還有兩棟房子準備找人幫忙收房租呢。」

看著一個個犯花痴的中年女人,溫若蘭簡直驚呆了,什麼時候女人都這麼好騙了?就這麼三言兩語,就把人騙的要倒追他?

「你不怕死?」

拿著匕首的男子,盯著林逸陰鷙的問道。

「就憑你?還不夠格!」

林逸傲慢一笑,腳尖在地上一點,整個人就直接滑了上去。

「找死!」

男子眼中閃過一道寒芒,手中的匕首直接朝著林逸的胸口刺了過去。

「哎呀!」

幾名中年婦女臉色一變,急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生怕見到了血淋淋的一幕。

林逸冷哼一聲,一拳揮出直接打在了對方的手腕上,哐當,鋒利的匕首直接跌落在地上,男子眼中閃過一道驚恐,只是他還來不及反應,林逸的肩膀就撞了上去,就像是一頭下山猛虎一般,狠狠的撞了過去。

「砰!」

一聲悶響,林逸跟男子直接一起衝進了洗手間。

「哐當!」

房門關閉,霎時間,裡面就像是變成了人間煉獄一般,慘叫連連不斷的從裡面發出,聽的人頭皮發麻,不過萬幸的時間倒是不長,僅僅只是過了五分鐘,林逸便重新了走出來。 依舊還是一臉輕鬆笑容,彷彿裡面並沒有發生什麼一樣,不過站在外面的眾人看向林逸的眼神兒卻有些凝重了,就連那幾位中年婦女,臉上都帶著濃濃的忌憚。

「保安哥哥,不要愣著了啊!人我已經打昏了,你趕緊進去抓起來啊!等會兒電視台就要過來採訪了。」

林逸看著發獃的保安,咧嘴笑道。

「啊?真的打昏了啊?」保安回過神兒,不過還是謹慎的問道,在他看來,升官發財再好,也不如他的小命好啊!那短髮男人在他眼裡,可是亡命之徒啊!

「你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林逸臉色變得有些冷漠了,心想老子都把功勞送到你面前了,你丫的都不知道珍惜,如果不是見對方的年紀跟林海龍差不多,都是為了家人在苦苦支撐,林逸才不會送上這麼大的功勞呢。

「媳婦兒,我們走!」

林逸一臉傲嬌的抓著溫若蘭的纖纖玉手,就朝著遠處走去。

「哎呀,多好的小夥子啊!怎麼就被別人捷足先登了呢?」

「可不是,我家那姑娘啊簡直氣死人,一天天的就像是個男人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給我找這麼一個好女婿哦。」

聽著背後眾人的議論,溫若蘭出塵脫俗的小臉上浮現了一抹竊喜,歪著腦袋,湊到林逸的耳邊小聲說道:「大壞蛋,你貌似挺受歡迎的啊?我看那幾位阿姨弄不好都是千萬富翁,要不回去考慮一下?少奮鬥幾十年呢?」

「哈哈,錢老子自己會賺,不過如我家小蘭這麼漂亮的女人可不常見,我要是考慮,也是考慮你啊?」林逸猛的扭頭看著溫若蘭壞笑道。

本來兩人的距離就很近,他這麼一扭頭,頓時就尷尬了,竟然嘣兒上了,雖然一觸即分,可那種感覺還是讓兩人都怦然心動,氣氛一時間變得有些尷尬了。

「那個,他不是故意跟蹤你的,他是來殺你的。」半晌后,為了化解這尷尬,林逸丟出了一個重磅炸彈。

正小鹿亂撞的溫若蘭一聽,白如玉的額頭頓時微微一皺,一臉疑惑的看向了林逸,「你說他是專門兒來殺我的?」

林逸慎重的點了點頭,「我可以肯定,他說的都是真的,不過他自己也不知道委託他的是什麼人,所以你最近小心一些。」

溫若蘭陷入了沉思中,半晌后,她抬頭明眸盯著林逸笑道:「謝謝你,我知道了,不過你現在把他抓起來了,會不會給你帶來危險啊?」

「危險?為了你,便是上刀山下油鍋,我林逸都不在怕的。」林逸拍著自己的胸膛,一臉傲嬌的笑道。

「咯咯,你這個人啊油腔滑調,真不知道以後會是那個女人倒霉,成為你的老婆了。」溫若蘭無奈一笑,不過眉宇間卻依舊帶著一抹愁雲。

林逸知道溫若蘭應該是想到了什麼,不過既然對方不願意多說,她自然也不好多問,誰沒有點秘密呢?

「快快,攝影師趕緊跟上。」

一名穿著職業裝,身材高挑的女人,拿著話筒急匆匆的朝著遠處飛奔而去。

「林逸,你真的給電視台打電話了?」溫若蘭瞪著漂亮的大眼睛,有些詫異的問道。

「當然了啊!我不喜歡騙人,再說了,這種有價值的新聞線索,最少能夠獎一百塊錢的話費呢。」林逸一臉傲嬌的說道,而且他也有另外的想法,這件事兒一旦鬧大了,成為眾所周知的事情了。

那隱藏在背後,想要對溫若蘭不利的人,怕是也不敢在隨意出手了。

「那你現在去醫院嗎?」溫若蘭問道。

「我把你送過去吧!我老爸的腿已經沒有什麼事兒了,我還有點事兒。」林逸淡淡的笑道,兩人都沒有刻意的去提牽手的事情,就這樣,像是一對普通的小情侶一般,手牽手朝著醫院走去。

「老東西,我跟你說,別以為你是個什麼教授就了不起了,今天給老子滾開,要不然小心我弄死你啊!」

兩人剛剛走進醫院,就聽到樓上傳來了一聲臭罵,林逸眼睛一瞪,眸子里閃過一道凶光,那可是他父親住的地方,當即鬆開溫若蘭的小手就急匆匆的朝著樓上衝去。

溫若蘭見狀也不敢遲疑,急忙邁開兩條白璧無瑕的長腿蹬蹬的追了上去,已進入走廊,林逸的心頭就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還不算晚,此時張明還沒有進入病房,正被陸青跟幾名年輕醫生一起擋在了門外。

聽到身後傳來的腳步聲,張明緩緩轉過身看了過去,這一看,那真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啊!

「嘿嘿,小雜種,你終於出現了啊?」張明陰測測的冷笑了起來。

「張明,你想做什麼?」急匆匆衝上的溫若蘭一看,竟然是張明在這裡搗亂,頓時杏眼一瞪,冷若冰山般的呵斥道。

那冷漠鄙夷的眼神兒,簡直就像是一把強有力的鋼刀,深深的刺入了張明的心裡,徹底的打碎了他的自尊心。

「我做什麼?你個賤人,老子追了你這麼長時間,你整天給老子裝清高,憑什麼這小子捷足先登?今天,你們要是不給老子一個滿意的答案,不但他要倒霉,你也要跟著倒霉,賤人!」

張明一臉瘋狂的臭罵道。

「林少!」

陸青看著林逸恭敬的喊道。

「沒事兒,現在這裡交給我就行了。」林逸淡淡的獰笑道,隨後準備朝著張明走去,這種不知進,還妄圖想要動他父母的人,在林逸看來實在該殺。

「林逸,你不要衝動!」

溫若蘭一看到林逸那陰沉的臉色,頓時心頭一驚,急忙拉住了林逸的胳膊,張明不清楚林逸的恐怖,她可是非常清楚的,剛剛在商場的一幕,到現在還在她的腦海中回蕩。

一個人高馬大的成年人,在林逸的面前就像是一個皮球一般,根本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那真是想怎麼玩兒就怎麼玩兒。

張明的個頭跟之前那人相比可差的很遠,根本不可能是林逸的對手,再加上林逸盛怒之下,萬一動手,弄不好是會出大事兒的。 「吆喝,心疼你這野男人了啊?哈哈,溫若蘭,今天老子就要當著你的面兒,打的他叫我爺爺。」

張明卻不知其中的緣由,見溫若蘭拉著林逸,還以為溫若蘭是怕林逸被打了,這臉色越發的得意起來。

林逸一臉無奈的扭頭看向了溫若蘭,「沒辦法,有人天生就是欠打。」

「那,那你輕點,別弄出人命了。」溫若蘭小聲說道,可此時,走廊上卻無比的安靜,以至於溫若蘭的叮囑,整個走廊上所有人都是一臉詫異。

甚至不少醫生都想要開口問溫若蘭,是不是被愛情沖昏了頭腦,沒看到現在人家這邊有五六個人嘛!林逸現在畢竟還是剛剛上大一的時候,整個人看起來十分的清瘦,如何是這些人的對手呢。

倒是陸青,此時卻嘴角含笑,他同樣也非常清楚林逸的可怕,絕對不是這些小混子能夠招惹的。

張明一愣,隨後哈哈大笑了起來,「我的天啊!溫若蘭我真的沒有發現,你原來眼睛真的是瞎的啊?就這小子,還輕點?哈哈,你不是想要笑死我吧!」

「哈哈,我還以為真的是什麼冰山美人呢,現在看來,明顯就是一個花架子嘛!這智商簡直低的可怕。」

「不錯,瑪德,簡直就是侮辱我們,老子們這多人在這裡,我今天倒要看看他怎麼輕點?」

「對對,小哥哥你等會兒千萬要輕點啊!要是你不小心把老子弄疼了,小心我弄死你啊!」

一群混子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

在病房裡的葉雨晴聽到林逸的聲音,也急忙沖了出來,林逸一看,急忙叫道:「陸青,把我媽帶進去!」

隨後林逸動了,他懶得在墨跡了,病房裡住的畢竟是他的父母,如果稍微出現什麼意外,那可就當不嘗試了。

「唰!」

林逸就像是一陣風一般瞬間就到了一名小混子的面前,這名正在哈哈大笑的小混子,完全沒有想到林逸的速度竟然會這麼恐怖,一瞬間就到了自己面前,驚恐頓時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中,可他還來不及反應,便感覺自己的鼻子好像是被一把鐵鎚狠狠的砸了一下。

整個人慘叫一聲就直接倒飛了出去,張明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如同見到了鬼魅一般,焦急的咆哮道:「上,上,都給老子上,今天弄死他。」

他是真的怕了,上一次,他只是被林逸輕微的教訓了一下,所以並不太清楚林逸的恐怖,可這次,他卻是看的清清楚楚林逸的速度實在太恐怖了,簡直就是傳說中的武林高手,他一個普通人如何是林逸的對手呢?

「砰砰!」

悶響聲不絕於耳,張明只聽到幾聲悶響,隨後一道影子便瞬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當看清楚之後,張明感覺自己的頭皮都要炸開了。

林逸。

近在咫尺的林逸。

「咕嚕!」

張明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那個,我……。」

「砰~!」

張明的話還沒說完,林逸的膝蓋就狠狠的撞在了他的小腹上,頓時,張明就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好像都被打的扭曲了起來,那非人的痛苦讓他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慘叫。

「你不是說要打的我叫爺爺嘛?起來啊?」林逸居高臨下盯著張明一臉猙獰的吼道,有些人就是給臉不要臉,林逸畢竟剛剛重生沒有多久,實力雖然強悍,可還沒有到無視規則的地步,否則以他的心性早就把這種垃圾給宰了。

「爺爺,爺爺,我叫你爺爺啊!別在打了,我真的要死了啊!」張明捂著自己的小腹,跪在地上,臉色漲紅如豬肝一般,盯著林逸哀求道。

剛剛那一下,簡直要他的靈魂都從體內打出去了,他從來沒有想過,挨打竟然會這麼疼。

「要死了?那就是說還沒有死嘛?」林逸神情越發的猙獰起來,右腿猛的一腳,直接落在張明的肩膀上。

「砰!」

本就無比痛苦的張明,只感覺自己的肩膀上好像落下了一根擎天巨柱一般,整個人根本無法承受那是恐怖的重量,當場就被壓的趴在了地上。

「機會我給你過你一次,可你自己不珍惜,那就不要怪我了啊!」林逸陰測測的冷笑了起來,雖然不能殺了這張明,不過讓他變成一個傻子,讓他在眾人無法察覺的情況下變成一個殘廢,這對於林逸來說還是輕而易舉的。

「瑪德,是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動我的表弟啊?」

包紮的如同木乃伊一般的張飛,瞪著眼睛一臉憤怒的吼道,這一天可謂是他這輩子最倒霉的一天了,不但被人白白暴打了一頓,還把自己的靠山給弄沒了。

自此之後,在中江市他張飛怕是要成為一個笑話了,彭家不要的人,在中江市怕是也沒有人敢要他,沒有了靠山,他只會慢慢的末落,成為別人的小弟,這簡直讓恨欲狂。

好不容易從彭剛宇手裡活下來,誰知道剛到家,就聽說有人把張明打了,這簡直把他氣壞了,在這個時候,他最需要的便是一戰成名。

他要用自己的殘忍,血腥,讓那些想要欺負他的人,望而卻步,給自己贏得一線生機。

「表哥,表哥我在這裡啊!」

正被林逸踩在腳下,宛如死豬一般的張明一聽到張飛的聲音,頓時眼睛一亮,扯著嗓子叫了起來。

「瑪德,你是誰?竟然敢踩我的表弟?今天你就別想活著走出這裡了。」

張飛帶著一二十名個小子凶神惡煞的吼道。

「小雜種,你不是牛比,你不是能打嗎?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能打幾個!」張明又叫了起來,張飛那手上也是有著功夫的,小時後去少林寺練過幾年,否則如何能夠在中江市闖出這麼大的名頭呢?

如今又帶著這麼多的小弟,在張明看來,今天林逸是死定了。

林逸緩緩轉過身看向了凶神惡煞的張飛,嘴角浮現了一抹不屑的冷笑,「你想為他出頭?」

「咕嚕!」

剛剛還一臉憤怒,彷彿要把天都捅破的張飛頓時哆嗦了一下,隨後神情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這,這我怎麼又遇到了這個煞星啊!

張飛在心裡咆哮,雖然心裡很不爽,可他卻不敢有任何的怨言,這可是一言能夠讓整個彭家都聽令與他的存在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