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回答很直白,沒有自謙也沒有自傲,只是基於自己的情況將事實說了出來。

「你的作品確實不錯,但就算你拿了獎,以你學生的身份,也不會有多少人立即就信任你,將一部電影的執導權交到你手裡。」林清茶的大概情況,李萊從付玥給的資料了解過了,「一步步來,是大多數人要經歷的。」

林清茶搖頭道:「但我沒有時間一步步來,留給我的時間太過急迫,錢並非我拍電影的目的,但目前我最需要的卻是這個東西。」

「如果有機會可以在拍電影的同時,賺到錢,那是最好的情況。」

「如果沒有,我或許會暫時將之放到一邊,等我有足夠的能力再將之拿起。」

林清茶從不說太過遙遠的事情,即使她有自己遠大的目標。

她也從未想過要放棄拍電影這件事,因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有足夠的能力拍她想拍的電影,哪怕暫時放下這件事!

「要麼繼續拍電影,要麼放下電影去賺錢?」

「是。」

「你倒是很清楚自己的目的。」李萊臉上居然出現一絲笑意,「拍電影是不可能的,不過我可以給你提供一個賺錢的機會。」 付玥、夏憧還有宣也從會議室出來。

宣也:「去辦公室討論一下夏憧下一步的計劃?」

付玥:「好。」

夏憧回頭看了一下會議室,裡面只剩林清茶和李萊兩個人。

李萊:「有一個國內新興起的首飾品牌,唯見,準備拍攝廣告,正在找廣告公司,出手很闊綽。」

「出手闊綽,要求也不會低。」林清茶一句指重點。

「不。」李萊搖了搖頭,「『唯見』的老總身家豐厚,『唯見』只是他的玩具。」

「我可以將你引薦給他。」

多的李萊也不會說,但林清茶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

唯見的老總純粹就是有錢,花錢玩兒?

「李先生為什麼願意幫我?」

李萊笑了笑:「將一個機會,送到更需要它的人手中,難道不是件好事?」

林清茶認真觀察李萊的神情與態度,很坦蕩。

「你也可以理解為,我在做一筆投資。」

藥師毒後 「謝謝,如果是投資,我會努力不讓您虧損。」

林清茶眉目間神色堅毅。

「如果你手裡有什麼不錯的項目構思的話,可以嘗試來找我開發,當然,」李萊嘴角微揚,「我想你現在還到這個時候,這件事或許得等金錢對你的壓力稍微小一些。」

這話是事實,林清茶也無奈笑笑:「為了您這句話,我想我會拚命努力的。」

廣告這件事,李萊當場打電話交代了助理,然後約好三日後下午兩點,林清茶到唯見公司與唯見老總見面談一談。

說是談一談,但以李萊的面子,這件事只要林清茶不是個大坑,基本就是定了。

林清茶暗暗表示,我可能坑嗎?

離開會議室,林清茶舒了一口氣。

這下,又多一層保障,最近一直緊繃的神經微微放鬆了些。

不過她沒有立刻離開寅華,因為她看到手機上付玥留的信息,讓她跟李萊談完,到宣傳部辦公室去一趟。

看了一下辦公室樓層……

「七樓。」

林清茶走到電梯口等電梯,看著電梯的樓層數字跳動著,旁邊又走來一個等電梯的男人。

朱北看見等電梯的林清茶,眼睛一亮,緣分吶!

「小美女,你是公司新簽的藝人嗎?」

林清茶看了看旁邊這個很是熱情的男人,然後又往左右看了看,確定沒有別人。

「沒有別人啦,就是問你呀~」朱北嬌柔的笑著。

em……

保持禮貌的微笑……

「我不是藝人。」

秒婚蜜愛,老師教夫有道 「啊,這麼好的底子,不當藝人真可惜~」朱北稍微嘆了嘆,但立馬又恢復熱情,「小美女叫什麼名字呀?和付姐什麼關係呀?」

突然碰見個陌生人如此熱情的向自己問各種問題,林清茶有些抵觸,雖然禮貌的笑容依舊保持著,但又淡了一些。

「請問,你是?」

「我是公司的造型師呀,幫蟲蟲做過不少造型喲~」朱北句尾音調總是微微上揚,聲音也有些偏女性化。

林清茶點了點頭,這才回道:「我叫林清茶。」

但除此之外,依舊隻字不提。

她向來是個防備心重的人。

「電梯來了。」她提醒道。 「林清茶……好名字啊!」 惡魔校草,別太狂! 朱北跟著林清茶上了電梯,不過察覺到林清茶不太想說話的樣子,也稍稍識趣,沒有開口再問她什麼,只是默默關注到她按了7層。

應聘宣傳的?

未到7層,朱北先下了電梯。

7層很快就到,林清茶出了電梯,便見不遠處的付玥。

等林清茶走到面前,付玥轉身帶她往辦公室去。

「付姐,謝謝。」林清茶突然道。

這種小場面,以李萊的身份,一般是不可能出現的,而約在寅華是付玥的提議,除了付玥和夏憧林清茶也不認識其他人。

商女魔妃 很明顯,李萊會來完全是因為付玥說了什麼,看在她的面子上。

「不用謝,如果你自己沒能力,李萊就算來了也不會多看你一眼。」

林清茶不再說話。

進了宣也的辦公室,林清茶配合聊了一下《舞蹈》後續計劃,然後宣也跟著也確定了夏憧的下一部分宣傳計劃。

付玥看了一眼計劃,對林清茶道:「你的作品質量很高,京都大學生電影節獲獎的可能性很大,如果能獲獎,我這邊會和舒獻儀那邊商量一下共同宣傳。」

林清茶點了點頭:「除此之外,東京國際電影節和戛納電影節都在五月,我也準備試試。」

「也可以,獲獎的可能性不太大,但只要能提名,也不錯。」付玥點了點頭。

「我提一點。」宣也突然插了一句。

林清茶看過去。

「林清茶,你短片的名字取得讓人感覺太隨意了……」

em……林清茶楞了一下。

付玥竟然也附和了……

「如果可以換,我也覺得換個名字會好一點。」

好叭,其實是有點,只是林清茶一直懶得換,但現在都提出來了……

她垂眸很使勁的想了想:「啊,那就叫安米吧。」

宣也:「……至少比《舞蹈》好,那就用這個吧。」

談妥,走出寅華影視。

今天是《歸》上映的第一天。

首映式的新聞已經傳了出來,首映時電影院座無虛席,全場觀眾淚目,電影放完後接起立致敬,鼓掌十分鐘,影後於靖激動與導演章語堂相擁。

網上《歸》的熱度開始飆升,票房也在迅速上漲,各種相關詞條出現。

有贊劇中男女主角的愛情是曠古絕今的愛戀的,有扯于靖與章語堂那一抱,是等待二人重新合作多年的影迷的夙願的,還有人乾脆開始催于靖與章語堂結婚的,五花八門。

林清茶特意看了看於舒獻儀有關的消息。

雖然眾人對她的關注度比于靖少了許多,但終歸是主角之一,且在這部電影表現也不錯,後面大概是有興和的運作,舒獻儀之前的履歷一一被「扒」了出來。

比如,舞蹈上拿了多少多少獎項,國內的,國際的,甚至她已經收到中央芭蕾舞團的邀請這件事也爆了出來。

雖然舞蹈好和演技好,並不是一會事,但能在能在另一個領域取得如此高的成績,也依舊給她身上增加不少光環,讓眾人對她在表演路上的表現更加期待。

可是,剛出道就現在這麼高的位置上,並不代表她之後的路會更輕鬆……

之前金依與林清茶約了今天去看《歸》。

現在中午十二點,在寅華倒也沒花太長時間。隨便去吃點東西,可以跟金依下午直接約電影院見面。

她發微信給金依,結果沒想到金依直接回了一個哭喪的表情:「(*?????)近一點的電影院,下午的票居然都賣的差不多了,留下的位置都是視野極差的位置!」

林清茶:「這麼……火?」

金依:「對啊,一部文藝片,至於嗎?_(:зゝ∠)_」

為了安慰哭唧唧的金依小朋友,林清茶給她帶了一杯奶茶回去。

其實現在已經寒假時間,蘇葉暑假沒有回去,寒假卻是早早的離開了,只是金依和林清茶還沒有離開學校。

金依是父母不在家,再加上林清茶也沒離開學校,想著還不如待在學校有人作伴。

而林清茶,她純粹是沒地可去……

又沒親人,又沒房子,要說租房吧……租房的錢都拿不出來了,真是慘的可憐。

這幾天在網上接了幾個後期的單子掙錢,順便當練手了。

「哇,茶茶,我愛死你了!」看到林清茶手裡的奶茶,金依一個飛撲,差點把林清茶給撲倒在床。

林清茶穩住身體,將奶茶遞給她,沒有看到電影的憂桑頓時被衝散。

金依開心的喝著奶茶,心滿意足道:「果然,奶茶可以趕走我所有的煩惱啊,如果不行,那一定是沒喝夠!」

化龍天尊 「又貧了。」林清茶無奈笑了笑。

金依嘻嘻笑了起來。

「對了,茶茶,家裡跟我談了簽約的問題。」她忽然道。

想想最近金依在網上的熱度,僅僅靠《太醫升職記》這部網劇,一個月不到,她的微博粉絲過了三百萬了。

現在劇還沒播完,這個數字還在上漲。

肖思卉都要嫉妒金依,她等了那麼久的機會,才選中的《流星劃過》這部青春劇,結果不管是人氣增長速度,還是劇的好評度,雖然不錯,但與金依被隨便安排去拍《太醫升職記》,都被碾壓。

不過,還好不是同期……

「你有想簽的公司嗎?」林清茶問道。

她本以為金依至少要考慮一會兒,結果她毫不猶豫的回答:「幻鯨啊!」

「為什麼?」

「我男神在那兒!」金依一臉理所當然,「我要近距離像男神學習!」

「咳,就為了藺時?」林清茶盯著金依瞧了一會兒,「不只是因為這個吧,雖然幻鯨還是三巨頭之一,但這幾年存在感愈發低了,公司培養出來的藝人也一個個的開始出走。」

所以奇點才會卯足了勁兒,估計就是搶奪此前幻鯨一手把控的影視劇市場,準備取代它的位置。

金依崇拜藺時沒錯,她平時雖然看起來大大咧咧沒心沒肺,但其實心中是有考量的。

「啊……其實,也是有一點其他原因啦。」金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的家人也在幻鯨,還佔了一丟丟股份。」

這是金依第一次提及自己家人的身份。 「所以你之前提的不想火就因為你爸媽之前經歷過這種事?」

林清茶神色如常,倒是金依有些驚訝:「你早就猜到了?」

「看你平時的反應,大概能猜到一些,不過看你不想提的樣子,也就沒說。」林清茶淡淡笑了笑,捏了捏金依的臉,「所以,現在是想開了?」

林清茶在下鋪,金依直接坐到林清茶的床上,盤著腿,捧著奶茶:「沒想好,但這條路自己選的,總要走,去其他公司還不如去幻鯨,至少有那麼點選擇權。」

林清茶也坐到床上,往後坐一點靠著牆,順手把枕頭撈懷裡抱著,點頭:「這倒是。」

「其他的事,走一步看一步吧,不過……」金依又很肯定道,「《太醫升職記》這樣的劇,拍一部就夠了,以後不會再拍這種類型的劇。」

「這種劇,拍多了對演技沒多大提升,但引起的話題量大,容易聚集人氣。」

「但這種人氣太虛,稍微有那麼些黑人的言論出現,絕對有一堆人瞬間轉黑眼都不帶眨一下的!」金依撇了撇嘴。

林清茶戳了戳金依的背:「只要知道自己到底要走什麼路就好啦,一起努力啦,以後還能一起合作呀~」

金依瞬間感動,回頭就想給林清阻茶一個愛的抱抱。

「打住!」林清茶伸出一隻手止住了她的動作,「奶茶,別灑我床上。」

金依醞釀好的情緒瞬間又消失了,一臉幽怨的看著林清茶,像看負心漢似的。

「你別這麼看著我,我有點發毛,依依,你坦誠一下你性取向先。」

林清茶一臉淡定的說出這句話,成功讓金依僵了一下,然後她瞬間變成一副欲語還羞的模樣,咬著下唇猶豫著道:「茶茶,我……」

「?」一語中的?

「我喜歡的當然是男的。」金依翻了個白眼。

林清茶右嘴角上勾:「得了,先看看明天《歸》的票吧,我明天沒事,你準備看哪個場次都行。」

「好嘞!」

第二天的票居然也訂了不少了,不過兩個人的位置還是有的,二人迅速買好明天下午二點二十的場次。

「好啦,我繼續去趕後期單子啦。」林清茶雙手一撐,從床上下來,又坐到電腦面前。

看著如今這麼堅強努力的林清茶,金依幾乎都要忘了家庭破產前的林清茶柔弱的模樣了。

茶茶那麼困難的情況都能堅持走下來,想想似乎自己可能要面對的困難也沒那麼可怕了呢~

金依彎了彎眸,低頭又對著奶茶吸管吸了一大口,然而,啥也沒吸上來……

「咦,怎麼這麼快就沒了,這奶茶量真少?」

林清茶移動著滑鼠,冷漠道:「我買的已經是最大杯了。」

……

晚上十二點半,《歸》首日票房數據出來了,3000萬,破了文藝片首日票房紀錄。

首日便能達到3000萬,看來這部文藝片破億是肯定的了,但是能達到幾億還不確定。

林清茶查了一下,近幾年文藝片票房的最高紀錄為1.72億,而順序排下來是1.38億,1.33億,1.14億,1.03億,許多人都在關注著,《歸》前期鋪了這麼大陣仗,它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文藝片素來是叫好不叫座,《歸》要打破這個魔咒嗎?

這一夜,這個圈子許多人都失了眠。

……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