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林大師的力量,怎麼可能恐怖如斯呢?」

所有人都是頭皮發麻,一臉震驚的盯著林逸的腳下,此時大地也開始緩緩朝著兩旁裂開,一股股紅色的火焰不斷從裂縫之中升騰而起。

「地火,竟然出地火了?」

眾人眼睛再度猛的一瞪驚呼道,地火,一般都是儲存在地下百米深度的地方,也就是說林逸這一腳的力量,竟然能夠洞穿百米深的大地,那豈不是說,便是一般的道器級別的保甲也擋不住林逸的一腳啊!

「這小子,怎麼可能恐怖如斯呢?」

隱藏在人群中的方定山瞳孔微微一縮,臉上的神情越發的猙獰陰鷙起來,林逸越強大,他就會變得越可笑。

「看來等不到君兒回來了,我必須要先動手了,否則,一旦讓他煉製成丹藥,到時候,老夫跟枯榮怕就只能淪為二流貨色了。」

方定山微微用力咬了一下槽牙,便轉身離開。

「乾坤為引,地火為靈,凝聚八荒,厚重蒼狼!」

林逸眸光明亮,迫人,口中念念有詞,腳下裂開的大地,在他的道法之中緩緩改變合攏,最後化成一道不過手臂粗細的火焰,不過這火焰的顏色卻非常的純正,生生不息,給人一種充滿無盡生機的恐怖感覺。

「任長風護法,我來煉製這第一爐聖靈丹!」

林逸淡淡一笑,便盤膝而坐,直接把丹爐放在了地火之上。

「哐當!」

丹爐蓋子飛起,十幾種靈草直接落入丹爐之中,在蓋子蓋住的剎那,任長風也如猛虎一般緩緩抬起了頭,至於楚紅,則是如幽靈一般站在林逸的背後,只是她身上的氣息卻更加的隱晦恐怖,便是任長風都有種心驚肉跳的可怕感覺。

烈火熊熊,丹香裊裊。

整個任家附近足足有幾百人,全部都像是啞巴一樣,靜靜的盯著林逸,只要林逸這一爐聖靈丹能夠煉製成功,那便奠定了他在崑崙虛內的地位,甚至,他就算是煉製失敗,以後,這崑崙虛也會多出第三位煉丹大師。

他的崛起,幾乎如東方天際冉冉升起的太陽一般,根本無法阻擋。

眾人只能在他那刺目的光芒之下苟且偷生。

「嘖嘖,煉丹大師?」

就在眾人無比關注安靜的情況下,突然有人發出了一聲玩味的冷笑,這笑聲瞬間傳遍這一方天地,讓在場眾人全部都聽的清清楚楚。

任長風的瞳孔也是微微一縮,臉上浮現了一抹凝重之色看向了來人,「熊霸,這裡是我任家的地盤,不是熊家的領地,你來此做甚?」

身材魁梧,毛髮濃密,足足有三米高,看起來就像是一頭行走的黑熊一般恐怖的熊霸,聞言,盯著任長風冷冷的獰笑起來,「任長風,你他瑪德是不是腦子秀逗了?老子可是這第四關名譽上的王,你們在我這裡煉丹,是不是應該跟我打個招呼呢?」 熊霸說完,那黑溜溜帶著狂暴氣息的眸子,也緩緩的看向了周圍一臉凝重的排隊人,嘴角噙著的笑容也越發的兇殘猙獰起來,「你們這群垃圾,都給老子滾!沒有我熊霸的同意,任何人都不得在這裡煉丹。」

眾人聞言,麵皮都忍不住微微抽搐了一下,熊霸在這第三關簡直就是殘暴,嗜血的代名詞,傳聞他為了修行強大的功法,可是連他的親弟弟都給宰了,平時深居簡出,可一旦他出現,定然有人會成為屍體。

不過林逸的煉丹技術他們也是親眼所見,的確精妙無雙,甚至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林逸只要不死,他的崛起將會無人能擋住,此時正是林逸需要幫忙的時候,雪中送炭自然好過錦上添花。

「嗯?你們的膽子貌似都大了不少啊!我雄霸親自開口,你們都敢忤逆,幸好老子準備充足,要不然,今天怕是還完不成任務了啊!」

雄霸面色無比陰沉的獰笑道,而後兩隻毛茸茸的手掌輕輕一拍。

「嗖嗖!」

四道破空聲驟然響起。

四道人影直接從遠處急速而來落在了雄霸的背後。

四人的頭髮都是血紅色的,身上的衣服也同樣紅的令人髮指,就像是剛剛從血海之中撈出來的一般,四人剛一出現,整個人群便動容了起來。

「血門四將!」

人群中就像是被丟了一枚炸彈一般轟然喧嘩了起來。

每一個人在這一刻,都像是跌入了冰窖一般,可怕的寒氣順著腳底板直衝腦門子。

雄霸以殘暴殺戮著稱這第四關,而這血門四將則是以狡詐詭異著稱,傳聞他們每一個人在小的時候都被血門中的長老折磨過無數次,所以,自從他們有了靈智開始,他們就變得如同野獸一般沒有絲毫的感情。

這四個人的存在,簡直比雄霸更加的有震懾力,畢竟在雄霸的手裡,了不起就是一個死,可在他們四人手中,有的時候死都是一種奢侈了。

「都給老子滾!」

大血魔人狂盯著周圍的眾人傲慢的獰笑道。

重生之美利堅土豪 「走走,趕緊走!」

驚慌失措的聲音焦急的在人群中響起,原本無動於衷的人群,頓時變得躁動起來,一名名強者紛紛推搡著旁邊的同伴,焦急的朝著朝著遠處走去。

雄霸他們可以一拼,可血門四將他們實在沒有膽子招惹。

任長風一看,頓時眼睛一瞪,猛的上前一步同時天龍之境後期的超強實力也在這一刻宛如炸彈一般在眾人的面前轟然爆發,「血門四將,你們的實力不俗,沒有必要耽誤了性命,我家主人崛起依然成為定局,此後你們還是老實一點,否則,哼哼,崑崙虛雖然大,卻沒有你的容身之所!」

「狂妄,我倒要看看你任長風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人狂怒吼一聲,腳尖在地上一點,整個人便猛的朝著任長風飛了過去,同時雙手連連在虛空中拍打,一股股紅色的血氣從他的掌心中爆發出來,那令人作嘔的血腥之氣瞬間便把任長風籠罩起來。

「哼!我倒要看看你人狂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任長風一看也是怒了,身形一晃,颶風驟然在他的周圍瘋狂的旋轉起來,那令人作嘔的血霧在可怕的颶風之下瞬間被撕裂,有如一片片棉花一般朝著四周飛散而去。

「該死的,難怪如此囂張,倒是有幾分實力嘛!我倒要看看你是否能夠接住我的血煞掌!」

人狂咧嘴獰笑。

寵你入骨,寶貝休想逃 任長風見狀冷哼一聲,雙手之上驟然爆發出蒙蒙的耗光,而後竟然不去閃避,直接朝著人狂的手掌打了過去。

「哈哈,我倒是沒想到任長風這小子竟然如此狂妄,這簡直比我的大哥人狂更狂啊?」

「可不是,血煞掌乃是我大哥的絕技,絕對不是一般天龍之境後期強者能夠抵擋的!」

「不錯,在三年前我大哥一掌便能夠打死天龍之境的強者,更不用說現在了!」

在血門三將的冷嘲熱諷中,任長風的手掌跟人狂的手掌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砰!!!」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而後。

可怕的氣浪猛的從兩人的掌心處爆發開來,宛如十五級的颱風橫掃一切一般可怕。

飛沙走石,遮天蔽日,彷彿任家這整座山頭一下子處於傳說中的魔界一般。

「咯噔噔!」

在昏暗之中,腳步後退的聲音不斷的響起,眾人急忙定眼看了過去,可此時那風暴實在太恐怖了,哪怕他們都是一等一的強者,也無法看清楚其中的情況。

足足過了三十秒的時間,天地間那讓人心驚膽顫的可怕景象散去,眾人的眼前才再度恢復了清明。

「嗯?這是怎麼回事兒?」

所有人都驚呆了。

任長風後退了五六步,面色凝重。

可以狂妄著稱的人狂,此時也是一臉凝重的後退了五六步。

「這,這怎麼可能?」

周圍所有人都驚呆了,任長風竟然擋住了人狂的血煞掌,而且還是平分秋色?

「瑪德,這任長風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他憑什麼擋住大哥的血煞掌?」

「咕嚕!這,尼瑪有鬼吧!區區一個任長風只是不入流的小角色而已,他憑什麼能啊?」

血門的老二老三瞪著眼睛一臉憤怒的質問了起來,至於血門四將的老四,脖子微微一縮,根本不敢再廢話了,任長風爆發出來的實力,足以斬殺他!

「哈哈,好好,好啊! 豪門棄婦的外遇 多少年了,我終於遇到了一個能夠擋住血煞掌的人了,為了慶祝今天,我會把你們任家殺的雞犬不寧!」

人狂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只是在場任何一個人都能夠清楚的感受到人狂這聲音之中蘊含的憤怒與滔天的殺機。

「完了,完了,招惹了血門四將,我們今天都要死在這裡!」

「呵呵,任家完了,任家完了,從今天開始,這第三關將不會再有任家了啊!」

任家的子弟,在人狂的威脅之下,一個個如喪考妣,實在是血門四將的名頭太大了,特別是這人狂,他說的出就一定做的到! 「雄霸,不要在墨跡了,你跟我們血門四將聯手吧!今天這小子跟任家一個都不能留!」

人狂咬著槽牙無比凝重的怒吼道。

「哈哈,好,我熊家子弟何在?把他們給老子殺光!」

雄霸那毛茸茸宛如大象腿一樣充滿力量的手臂猛的一揮,仰天怒吼道。

「在!」

山下驟然傳來一道天崩地裂的怒吼,隨後無數熊家的子弟,便宛如無數的小螞蟻匯聚成黑色鋼鐵洪流朝著山頂上急速沖了上來!

「該死的,怎麼會有這麼多人!」

任長風一看,也是面色微微一變,他自己的死活倒是沒有放在心上,可林逸卻不同了,那可是他最尊敬的主人,無論如何,他也不能讓林逸出事。

「楚紅,等會兒,見機不對,你帶著主人殺出重圍,我來斷後!」

任長風後退了幾步,走到楚紅的旁邊,一臉凝重的吼道。

「好!如果你死了,我可以保證,殺你的人絕對會下去陪你的。」

楚紅那充滿英氣的眸子里也同樣浮現了一抹凝重之色,不管血門四將還是這看起來簡直就像是黑熊精一樣的雄霸,都是威名赫赫,實力天天之輩,斷然不是他們能夠輕易招惹的。

現如今的任長風雖然還是只是天龍之境後期的修為,可他的戰鬥力卻足足可以跟半步化神期的她相抗衡,可剛剛在跟人狂的對戰之中,竟然僅僅只是平分秋色,她如何能不擔憂呢?

要知道,這還只是人狂單獨出來作戰,若是四人聯合的話,到時候戰鬥力絕對會暴增。

殺機有如滔天的巨浪,瞬間就覆蓋了整個山頭。

「我任家子弟何在?你們今天橫豎都是一死,殺一個夠本,殺兩個你們賺一個,你們願意選擇賺一個,還是願意如同豬玀一般被人宰殺?」

任長風瞪著眼睛,宛如惡魔一般,盯著從山下急速而來的熊家子弟咆哮道。

眾人面面相覷,焦頭爛額,任長風這一句話算是把他們的後路全部鎖死了。

「瑪德,跟他們拼了!」

有任家子弟咬著槽牙,揮舞著手中的大刀猙獰的怒吼道。

「既然橫豎都是死,老子當然要拉兩個墊背的了!」

「不錯,必須要拉兩個墊背的!」

一道道怒吼從任家子弟的口中傳出,此時的任家子弟一個個簡直就像是在黑暗中蘇醒的巨狼,紛紛亮起了自己最強大鋒利的獠牙。

「呵呵,以前我倒是小看你們這任家了。」

人狂見狀咧嘴猙獰的冷笑起來,而後,手臂猛的一揮,仰天爆喝道:「我血門中人何在?」

「嘩嘩!」

一面面紅色如血的錦旗紛紛從山下豎了起來,在寒風中獵獵作響,跟熊家的人涇渭分明,化成另外一股可怕的血海朝著山頂上沖了過來、

「今天我看你們怎麼擋!」

雄霸獰笑。

熊家跟血門中人的速度很快,不過幾分鐘便衝到了山頂之上殺機有如澎拜的大海在瘋狂鼓盪。

大戰一觸即發!

「唉,走吧!沒什麼好看的了,今天這任家跟林大師算是完蛋了。

「可不是,這方定山也太不是個東西了!為了阻止別人的崛起,竟然整出這麼大的動靜。」

「呵呵,這算什麼?只要林大師一死,這天下依舊還是他跟枯榮的,到時候兩人還會缺少錢財嗎?」

周圍眾人都是一臉同情唏噓的看著林逸等人嘀咕道,如此恐怖的兩人聯手,更是帶了足足上千人,試問,這第四關有什麼人能夠擋住?除非他林逸是神明,否則,今天的他死定了。

「住手!我看誰敢動我趙四的朋友!」

正當大戰即將開啟的剎那,趙四卻突然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此時的他身穿一件白色的蟒蛇長袍,頭梳髮髻,看起來跟之前差不多,但是身上卻多了一絲冷傲之氣。

「你,你是四公子?」

雄霸一看頓時眼睛一瞪,那毛茸茸的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什麼?四公子?」

血門四將此時也是面色大變,他們再強大也僅僅只是在這第四關而已。

可趙四卻是能夠進入第一關的人,更是你天諭書院這等護身符,他們今天若是敢衝撞的話,四公子一句話,隨時能夠讓他們成為屍體。

「砰砰!!!」

兩聲數道悶響聲驟然響起。

雄霸跟血門四將此時卻老實的宛如老鼠一般紛紛恭敬的跪在了地上。

「四公子,我,我們不知道這任家是您的朋友啊!若是知道,便是給我們十個膽子也不敢招惹啊!」

「四公子,還請原諒我等的無知啊!我們發誓,以後在這第四關絕對無人敢衝撞任家跟林少的。」

雄霸跟人狂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紛紛緊張的表態說道。

「哼!雄霸,血門四將,平時你們在第四關為所欲為本公子也懶得理會你們了,可今天,你竟然敢欺負我趙四的兄弟,這件事兒你們自己說怎麼處理,如果不能夠拿出一個讓我滿意的答案,從今天開始,我保證,這第四關不會再有血門四將跟你雄霸的存在了!」

四公子背負雙手,氣質出塵,宛如謫仙人一般,眼神高傲的盯著血門四將跟雄霸冷冷的呵斥道。

這話一落在兩人的腦海中,頓時就讓兩人身體一顫,臉上浮現了一抹驚恐之色,他們可以肯定,四公子絕對不是在開玩笑的,一旦真的不能讓四公子滿意,今天他們死定了。

「瑪德,這該死的方定山,這是在害老子啊!這小子的背景如此恐怖,他竟然敢讓老子來殺人?」

「狗曰的,只要老子能夠活著回去,這方定山死定了。」

「哐當!」

丹爐的蓋子衝天而起,十六道顏色各異的光束驟然衝天而起直入蒼穹深處,同時還有一股濃郁到令人法旨的丹香氣息快速的在山頂上瀰漫開來。

那濃濃的丹香,光是聞上一聞,就讓人有種身輕如燕,羽化飛升的衝動。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第一時間凝聚在了丹爐內,十六個格子里此時正躺著十六枚丹藥。 每一顆丹藥都如拇指肚大小,散發著一股如玉一般的光澤,同時還有那讓無數人欣喜異常的丹香。

啞醫嫡女:九千歲的小娘子 「這,這難道就是聖靈丹?」

有人一臉激動,哆嗦的盯著丹爐問道。

「光是這丹香便依然如此不俗了,若是吞下這丹藥,那還的了啊?」

「可不是,我光是聞聞這丹香,就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如果能夠讓我吞下一顆,我可以肯定,我,我一定能夠沖入天命之境啊!」

「瑪德,沒想到我有生之年竟然還能夠見到如此驚駭世俗的丹藥?」

一道道驚呼聲不斷在人山人海的山頂上響起。

便是跪在地上的熊霸跟血門四將也愣住了。

香!

實在太香了!

他們都是天龍之境後期的超級強者,自然能夠感受到這丹藥之中蘊含的恐怖藥效,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這絕對是地級丹藥,而且還是整個崑崙虛內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恭喜林少,竟然煉製出如此驚駭世俗的丹藥!」

趙四急匆匆走了上去看著丹爐內的丹藥,一臉激動的大笑道,這裡是崑崙虛,跟外界不同,在外界的話,你還有可能依靠自己的聰明才智拿下自己想要的,可是在這裡,你能夠依靠的只有實力,絕對強大的實力,只有實力才能夠捍衛你想要的一切。

「呵呵,剛剛多謝了,雖然他們只是一群垃圾而已。」

林逸盯著跪在地上的血門四將跟雄霸淡淡的冷笑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