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神農氏的族人無法接受這無比荒謬的一幕,直接跪在地上雙手用力的拉扯著自己的頭髮,仰天瘋狂的咆哮質問道。

「為什麼會這樣?不科學,實在不科學啊?」

「天威之境什麼時候可以強悍到這種地步了?」

「他憑什麼?他到底是什麼人啊?」

一道道質問不斷的響徹天地間,可是卻無人能夠給出答案,因為此時包括大長老都愣住了,他同樣也是一臉難以置信的神色。

「謝謝……」

落在地上的角龍看著不動如山的林逸,緩緩開口說道,他不傻,到了他這種境界,對於力量的運用幾乎到了嫻熟於心的地步,如果不是林逸留手,就憑林逸剛剛的一拳足以要了他這位天龍之境強者的性命。

林逸見狀嘴角浮現了一抹淡淡的冷笑,星眸環視四周,看著神農氏的族人淡淡的冷笑道:「我不殺你,不是因為不敢,而是不想,我不想神農氏跟我一戰之後,就只剩下小貓兩三隻,那對於整個神農氏來說,是一場致命的災難,我林逸今天前來,也不是為了殺人而來,只是為了讓你們明白,到底誰才是真的王。」

角龍一聽,頓時眼睛一瞪,目光下意識的看向了焦曼仙,在林逸的眼中,那假的焦曼仙幾乎可以亂真,在角龍等人的眼裡,這真的焦曼仙自然也是無懈可擊。

「難道,她真的是我們的王?」

有族人的腦海里忍不住浮現了這麼一個荒謬的想法,實在是焦曼仙對於整個神農氏一族來說太過重要了,便是大長老的身份地位也不可能跟他相比。

「哼!本王自從誕生之初,便一直在這神農氏不曾外出,你以為隨便從外面弄一個長得有幾分相似的女人,就可以稱之為王了?」

假的焦曼仙手臂一抖,鳳眸冷漠,鄙夷的盯著林逸傲慢的冷笑道。

「不錯,我身為神農氏一族的大長老,又豈會連自己的王都認錯?你們簡直該死,風休給我殺了他!」

大長老到傲慢的冷哼道。

「是!」

一名身材清瘦碩長,宛如瘦竹竿一般的男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他的氣息非常的微弱,給人一種如風一般無法捉摸的怪異感覺,最恐怖的是他的眼睛,瞳孔竟然比一般人大上不少,看起來就像是兩片葉子一般的怪異。

「小子,你的實力很不錯,不過到此為止了。」

風休盯著林逸自信滿滿的冷笑道,他最擅長的不是力量,而是身法,如風似霧,陰柔至極,林逸的力量的再強大,也不可能傷害到他,甚至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他風休只要不想死的話,能夠殺他的人還真沒有幾個,戰鬥力風休不是最恐怖的,可保命手段風休卻是最厲害的,甚至便是大長老也無法殺了他。

「呵呵,你不行!」

林逸說完,身形一晃,以身為劍,衝天而起在天空上留下了一道道可怕的流光,荒天劍法之恐怖,絕對不是任何人能夠想象的,不管天闕刀法還是擎天劍法那可都是神級功法,而這荒天劍法乃是從兩大神級功法中脫離而出的,它的品級已經超越了神級功法,而且攻勢之犀利,可以剋制世間任何的一種攻勢。

風休再強大,他終究還是存在這世間的東西,那麼他便無法避開犀利的荒天劍法。

數十個呼吸之後,林逸宛如謫仙人一般緩緩從天空上落下,靜靜的站在台階之上,單手背負身後目光無比的平靜,可他身上的氣息卻非常的恐怖,簡直有如一把出竅的絕世利劍一般,讓人望而生畏。

風休此時的面色也陰沉的可怕,再也沒有了之前的風輕雲淡,簡直就像是從水裡剛剛起來的鴨子一樣狼狽,額頭上也開始有豆大的汗珠子低落。

林逸星眸深邃,宛如天上的黑洞,讓人不敢與之直視,似乎其中蘊含著無盡可怕的魔力一般。彷彿看上一眼自己的心臟就會被林逸捏碎,而後,他緩緩掃周圍的眾人,桀驁不馴的冷笑道:「你們這些人在我的眼裡,都不過是一合之敵的垃圾而已。」

「轟轟!!!」

一名名神農氏的強者一聽,紛紛咬著槽牙,無比憤怒的盯著林逸,這是一種羞辱,簡直是對整個神農氏的羞辱。

「不過看在焦曼仙的面子上,我不殺爾等,現在速速退下,否則,休怪我劍下無情!」

林逸說完,手臂猛的一抖,軒轅劍憑空出現在他的手中,充滿了詭異的感覺,在這一刻,林逸身上的氣息再度暴漲,犀利的簡直無法讓人與之直視,而後,軒轅劍緩緩掃過眼前的眾人,在那犀利的軒轅劍遙指之下,每個人都感覺自己好像上了斷頭台一般,紛紛緊張,恐懼的低下了腦袋。

焦曼仙看著這一幕,整個人也愣住了,那黑溜溜充滿威儀的鳳眸里,充滿了濃濃的震驚,欣喜,甚至還有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劍指蒼生,萬人懼。橫刀立馬,無人敵,做人當做林逸啊!」

半晌后,焦曼仙忍不住小聲嘀咕了起來。

而此時,林逸手中的軒轅劍,也慢慢鎖定了目光陰鷙的大長老,冷冷的笑道:「他們都不是我的對手,你讓他們上,只是讓他們送死罷了,不如你我一戰如何?」

大長老瞳孔微微一縮,眼中閃過一道憤怒的光芒,隨後,慢慢的低下了頭,陰沉的冷笑道:「你的實力的確很恐怖,甚至讓我們所有人心驚膽顫,可那又如何? 原來只愛你 我神農氏一族沒有一個貪生怕死之輩,來人!」

「在!」

風休,蛟龍,等一眾神農氏的族人,紛紛上前一步,彎腰抱拳,恭敬的吼道,可怕的聲音,就像是天鼓驟然在這無比兇險的山谷之內響起,傳出老遠,宛如眾神發怒一般。 大長老見狀,抬頭一臉挑釁的看了林逸一眼,隨後陰鷙的眸子猛的一瞪,沉聲怒吼道:「我神農氏一族,可有貪生怕死的兒郎?」

「沒有!」

眾志成城齊聲吶喊,常年在這茂密充滿危險的森林之中生活,使得神農氏一族的民風極為的彪悍,現如今,他大長老的這一番提問,便是明知道是死,他們也絕對會圍攻林逸的。

「小翠,你趕緊回來啊!」

焦曼仙白皙的小手緊緊的握成了拳頭,一臉焦急的看著山下的路,一旦大戰開啟,到時候,那可就不是死傷幾個叛徒那麼的簡單了,甚至有可能讓神農氏一族一蹶不振,林逸劍法之犀利,她可是看的非常清楚,以身為劍,天下萬物皆可為劍,這種境界簡直恐怖的令人髮指,已經達到了傳說中拈花摘葉皆可傷人的地步。

「諸位,請聽我一言!」

焦曼仙身形一晃,急忙上前落在了一顆足足有五六十米高的大樹上,宛如超脫於世外的仙女一般,盯著下面的神農氏族人焦急的說的說道:「今天之爭,不外乎倒是誰才是真正的焦曼仙,你們又何必這麼著急動手呢?一旦你們有傷亡了,到時候豈不是親者痛仇者快?」

眾人一聽,神情微微一怔。

「咻!」

一道刺耳的破空聲驟然響起。

「不好!」

林逸身形一晃,第一時間衝天而起,朝著焦曼仙沖了過去,手腕也輕輕一震,手中的軒轅劍就像是一個大風車一般,再度轉動起來,叮叮!!!一連串的悶響聲不斷的響起,一枚枚淬有劇毒的箭頭不斷的從天空上跌落。

「哼!你不是想要跟老夫一戰嗎?我成全你!」

大長老見狀,大腳在地上一跺,咔!地面炸開,隨後大長老便衝天而起,身上的氣息恐怖的簡直有如一方天河一般浩瀚,給人一股無可抵擋的恐怖之威,同時,一枚碧綠如玉的丹藥也被他塞進了自己的口中。

「不好,林逸小心,那是碧青丹!」

焦曼仙一看,頓時鳳眸一瞪,絕美的臉蛋兒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焦急的喊道,那碧青丹的恐怖她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整個神農氏也僅僅只有這麼一顆了,可他的威力卻無比的驚人,甚至能夠在短時間內讓大長老的戰鬥力提升數倍不止。

「噗嗤!」

一道細微的悶響聲驟然響起,焦曼仙那黑溜溜的鳳眸里驟然浮現一抹痛苦之色,隨後低頭看向了自己沒有一絲贅肉的平坦小腹,只見一枚箭頭已經全部刺進去了,鮮血就像是一朵大紅色的牡丹花,瞬間染紅了她的衣服。

「小姐!」

急匆匆衝來的小翠,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悲戚,驚呼道。

「呵呵……小翠,我先走一步了!」

焦曼仙淡淡一笑,捂著自己的傷口,艱難的抬頭看向了林逸的背影,紅唇輕啟,凄美的笑道:「永別了,希望來生,仙兒可以早點遇見你。」

「呼呼!!!」

寒風在焦曼仙的耳邊呼嘯而過,她整個人直接無力的從天空上朝著地面上跌落。

「該死!」

林逸一看頓時眼睛一瞪,臉上閃過一絲憤怒之色,身形一晃速度再度飆升朝著焦曼仙衝去。

「哈哈,林逸,你的對手是老夫,哪裡走?」

大長老一看,頓時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激動之色,只要焦曼仙死了,那一切就好說了,當即沒有任何的遲疑,一掌便朝著林逸的背心上拍了過去,以他天龍之境後期的超強實力,這一掌如果落在林逸的身上,不死怕是也要重傷了。

可如果林逸不去理會焦曼仙的話,那麼焦曼仙是鐵定會死的。

「瑪德,拼了!」

在瞬間林逸便做出了決定,焦曼仙可是一條活生生的生命,讓對方死在他面前,他接受不了,當即猿臂一伸,直接攔住了對方的柳腰,可此時,背後卻勁風來襲。

「給老子去死吧!」

大長老雙眼放光,猙獰而瘋狂的咆哮道,只要林逸死了,那麼今天的事情就算是完美了。

「老狗,我若是不死,定然要你的狗命!」

林逸怒了,動了殺機,盯著大長老憤怒的咆哮道。

「砰!」

那能夠開碑裂石的恐怖一掌直接狠狠的落在了林逸的肩膀上,雄渾的力量就像是滾滾蕩蕩的泥石流,瞬間湧入林逸的經脈之中,一路崔古拉朽,林逸當場就噴出一道血箭,體內的骨骼也斷的七七八八,抱著焦曼仙朝著前方衝去。

「他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虛弱頻死的焦曼仙,在林逸的懷裡抬頭,那黑溜溜的大眼睛里充滿了濃濃的好奇跟不解之色。

「砰砰!!!」

一顆顆參天大樹,直接被林逸撞的斷裂開來,在這恐怖的衝擊中,林逸的傷勢也更加的嚴重起來,一道道鮮血不斷的從他的口中噴出,足足橫飛出一百多米,才跟焦曼仙一起跌落在了地上。

「主人!」

血佛一看頓時眼睛一瞪,身上那宛如鮮血一般詭異的袈裟猛的一抖,就宛如山林之中的一隻小鳥直接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哼!浪費老子一顆碧青丹,你也給老子去死吧!」

一聲怒吼驟然響起,大長老手臂一揮,宛如神明一般恐怖,天空上的白雲也瘋狂的翻滾凝聚,瞬間就化成了一隻白蒼蒼的大手,狠狠的朝著血佛鎮壓而去。

「給老子滾開!」

血佛眼睛一瞪,那清秀俊美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瘋狂之色,翻手便是一記手掌朝著對方打了過去,力量同樣無比的恐怖,罡風呼嘯,天地間一片濃郁令人做嘔的血腥之氣驟然瀰漫開來。

可下一秒。

當大長老那白蒼蒼的手掌到了血掌面前時,一切變了,血佛那能夠鎮殺天命之境的可怕實力,竟然宛如氣泡一般連抵擋絲毫都沒有辦法做到,就被大長老恐怖的一掌打的飛了出去。

「噗嗤!」

一道血箭噴出,血佛直接落在了林逸的旁邊,胸骨盡斷,大量的鮮血從他的口中不斷的噴出。 「小姐!」

「主人!」

楚紅跟小翠,慌了神兒焦急的吶喊道,實在是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快的她們兩人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咳咳,我沒事兒,死不了。」

林逸咳嗽兩聲,起身有些狼狽的說道,隨後急忙去檢查焦曼仙的傷勢,大長老等人用來殺人的毒藥自然是無比恐怖的,此時,劇毒幾乎已經到了焦曼仙的心臟上。

「瑪德,只能拼一把了,你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林逸咬著槽牙無奈的吼道,而後,也不去理會自己身上的傷勢,屈指一彈,一道精純的靈氣直接朝著血佛打了過去,護住血佛的小命,便扭頭看向了楚紅,「想辦法拖延十分鐘!」

「是!」

艦隊司令 楚紅咬著槽牙,神情凝重的點頭說道,大長老身上的氣息實在太恐怖,便是她這位天龍之境的強者遇上了,也不敢大意,弄不好,今天便是她魂飛魄散的日子。

「小翠,點燃神農草!」楚紅看了一眼在發獃的小翠焦急的說道。

「什麼?點燃神農草?」

大長老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那蒼老鬆弛的臉上充滿了濃濃的憤怒,現如今,在場的可都是他的心腹,一旦等會兒把整個神農族的強者都召喚來,到時候他就未必能夠掌控局勢了。

「神農草乃是我一族的至寶,豈能胡亂的點燃浪費?風休,去拿下神農草!」

大長老咬著槽牙呵斥道,而他則是直接朝著楚紅飛了過去,身上的氣息也在節節攀升,當到楚紅的面前時,大長老身上的氣息已經恐怖的彷彿能夠跟一掌震碎整個神農架一般可怕恐怖,讓人望而生畏。

「怨靈,嘖嘖,一名天龍之境的怨靈,你可這是讓我吃驚啊!」

大長老盯著楚紅,嘖嘖的笑道:「如果你願意臣服老夫,我讓你衝擊更高的境界如何?」

怨靈之恐怖,眾所周知,可想要讓一隻怨靈成長起來,需要付出的代價也是非常恐怖的,這次,楚紅之所以能夠進入天龍之境,那是得到了一名地仙的聚魂珠,跟血佛宗傳承多年的至寶,要知道,不管是地仙的寶貝,還是血佛宗的至寶,那可都是有價無市的存在。

也就是楚紅機緣不錯,再加上林逸的實力逆天,否則的話,便是遇見這兩件寶貝,她也註定無法得到,可現在楚紅的實力已經成長起來,那就不一樣了啊!那價值簡直不可估量,便是連大長老都有幾分心動,畢竟整個神農氏到現在算上他也才不過區區三名天龍之境的強者而已。

冷麪首席追逃妻 「臣服與你?咯咯,你可真是敢開口,已經半截身子入土的老狗了,也敢在這裡放肆?」

楚紅傲慢的冷哼道,別看她在林逸的面前乖巧的有如鄰家小妹妹一般,可她骨子裡也同樣有著屬於自己天龍之境強者的高傲,他還真看不上大長老。

「既然如此,那老夫今日便打的你魂飛魄散!」

大長老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殺機,一掌朝著楚紅拍了過去。

「狂妄,我看你個老狗有多大的本事!」

楚紅傲慢的冷哼一聲,整個人也沖了上去,如玉一般的纖纖玉手,在空中連連飛舞,有如穿花引蝶一般,帶著一股美到極致的感覺,乾淨利落的朝著大長老打了過去。

「呵呵,膽子不小!」

大長老冷哼一聲,那蒼老的手掌瞬間就跟楚紅打在了一起。

「砰!」

一聲巨響。

楚紅那絕美的臉蛋兒上瞬間就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驚恐之色,她竟然完全擋不住對方的攻擊。

「這怎麼可能?」

楚紅心裡掀起了滔天巨浪,在她看來,整個世界除了林逸之外,在不超越天龍之境的情況下,應該沒有人一招可以敗她才對啊!

可現在,大長老竟然一掌打的她後退開來,這是何等恐怖的實力啊!簡直讓她驚悚。

「不錯,不錯,竟然能夠擋住我的一擊。」

大長老見狀嘴角浮現一抹滿意的笑容,楚紅越強大,他的希望才越大,當即身形一晃再度朝著楚紅沖了過去。

「滾開!」

楚紅怒吼,一頭黑色的長發就像是一條條猙獰的毒蛇,瘋狂的朝著大長老飛舞而去。

「哼!不堪一擊的東西。」

大長老傲慢的冷哼一聲,蒼老的大手猛的一探,有如天外飛仙一般給人一種怪異,荒蕪的氣息,竟然直接穿過了那一根很能夠輕易要了人性命的頭髮,而後,一把抓住了楚紅漆黑如瀑的長發。

「不好!」

楚紅心頭一顫,浮現了一抹不驚慌之色,她這頭髮可是伴隨了她無數的歲月,絕地是她最鋒利的武器,可現在,竟然被大長老一把抓在了手裡,她如何能不驚慌呢?

「呼!」

風聲響起。

楚紅感覺自己整個人被狠狠的速掄了起來,隨後,她還來不及變招,大長老就又狠狠的掄著她的頭髮把他往地上狠狠的砸了過去。

「砰!」

一聲地震山搖的巨響驟然響起,巨大的岩石被楚紅砸的四處飛濺開來,宛如一道道恐怖的暗器,朝著四周飛濺,打的周圍樹葉噗噗亂響,這一摔,也同樣把楚紅剛剛凝聚的力量摔的潰散開來。

「哈哈,不錯,有意思,等你想要成為老夫的怨靈的時候,你可以開口求饒,我會放過你的。」

大長老殘忍的獰笑道,而後再度掄起楚紅朝著旁邊的大樹上咂了過去,砰!咔咔,一顆顆足足要七八個人才能夠抱住的大樹,紛紛被楚紅砸的斷裂開來,而楚紅本人就更加的慘了,此時,幾乎要魂飛魄散,實在是大長老的力量太過恐怖,接近五十萬斤的可怕力量,便是怨靈也無法承受啊!

「砰砰!」

山林之中不斷的響起一道道讓人頭皮發麻的巨響。

「風休,你還愣著做什麼?」

大長老目光無意間看到無動於衷的風休時,不禁眉頭微微一皺,不滿的呵斥道。

「大長老,神農草雖然珍貴,可卻也不是不可種植的東西,再者,此事對我們也十分重要,族人有權知道。」風休咬著槽牙,目光凝重的說道。 「什麼?該死的風休,你可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大長老一聽,那銳利的眸子頓時猛的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憤怒之色,這在他看來,簡直就是一種背叛,他的親信現在竟然不聽他的命令了,這簡直該死。

「大長老,風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還請大長老恕罪!」

風休深吸了一口氣,上前一步直接跪在了地上,一臉認真的說道,林逸的戰鬥力,他看的清清楚楚,堪稱是無敵當世的存在,最少,他風休這個無比驕傲的男子,在林逸的手中撐不過一招,可林逸呢?卻並沒有對他痛下殺手,這不禁讓風休心裡忍不住有些多想了。

如果林逸真的是極為兇殘之輩的話,那是絕對不會放過殺他的機會的。

「你該死!竟然敢忤逆老夫,去死吧!」

大長老一聽,徹底怒了,他必須要在其他的族人衝過來之前,穩住局勢,否則,就算他是高高在上的大長老,也無法做到為所欲為,神農氏一族雖然不跟外界聯繫,可不代表他們是傻子,再者,他跟焦俊做的這件事根本就經不起任何的推敲。

一旦引起族人的反感,想要分辨出真假並不是太難。

「呼!」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