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一臉錯楞的看著鬱悶的葉浪,葉浪擺擺手「行了,行了,趕緊去吧……」

兩人點了點頭,躍過葉浪,旋即嘀咕道「劉拓,你有沒有感覺少主不對勁?」

「嗯,難道葉少跟一姐之間……嗯?」

「好像……」

兩人臉色頓時變的精彩了起來,一道陰沉的臉頰從兩人背後噌的一聲竄了出來,冷聲喝道「你們兩個是不是想死?」

「啊!」

兩人怪叫一聲,撒丫子就跑……

此時的葉浪一臉糾結,無語問蒼天,蹲坐在樓道口,叼著厭倦,長嘆一聲「哎,老子一世英名啊,龍龍,你個兔崽子啊……」

兩人急匆匆的向著病房裡走去,然而到門口,劉拓卻猶豫了,一時間不敢進去了,龍一心繫楚歡,並沒有注意太多,直接竄了進去「楚歡,你小子可算醒了,再不醒,葉少就把天都給你捅破了……」

「龍一哥……」

楚歡對著龍一打招呼道,楚歡知道,他們這些人,都已經掙扎一夜了,很是疲憊了,並且身上的衣衫都還帶著雨水,得知自己醒來,馬不停蹄在第一時間趕來!

「辛苦了,龍一哥……」

楚歡深吸了一口氣,感動道!

「沒事,醒了就好!」

龍一本不善言辭,楚歡這樣,龍一倒是有些不好說什麼了,當即說道「辛苦的可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龍一回過頭,卻發現劉拓並沒有在自己身邊,一看劉拓居然沒進來,急忙道「劉拓,你剛才還鬧鬧騰騰的,怎麼一見到楚歡變娘們了?」

「誰變娘們了?」

劉拓一瞪眼,竄了進來,看向楚歡,見到楚歡的確醒來,頓時鬆了一口氣!

然而,楚歡見到劉拓,卻是不怎麼感冒,冷哼一聲「你來幹嘛?」

「我擦,我來這跟你有毛關係?我是來跟葉少彙報工作的!」

劉拓頓時一怒,對著楚歡大喝道,楚歡一瞪眼,若不是現在不能動,早就竄起來了「你跟我叫板是吧?老子現在要不是躺在這裡,非過去抽你丫的……」

「你可別吹牛比了,你這個手下敗將,有什麼資格跟我說這種話?」

「我擦了……」

「我還擦你了……」

「你嘛……」

兩人直接吵吵了起來,眾人恨默契的紛紛轉身,順便對著小護士擺了擺手,示意小護士也跟著出來,小護士一臉惆悵「這兩個人為什麼這麼凶啊?楚哥哥不會有事吧?」

「沒事,這是他們兩個獨有的特殊交流方式而已,不必在意……」 小護士一臉天真,顯然還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眾人有趣的打量著小護士!

「小妹妹,你怎麼那麼關心你楚哥哥啊?」

眾人不禁打趣的對著小護士問道,小護士被眾人看的臉色一陣通紅「你,你們都是壞人,不理你們了……」

話落,小護士扭動著款款腰肢,捂著臉快速跑開!

「對對對,我們都是壞人,只有楚哥哥是好人……」

龍龍在後跳著腳喊道,小護士頓時加快腳步,跑的更快了!

「牛筆你動我一下試試,你看我外面的那些兄弟能不能放過你?」

「別吹牛比了,就你有兄弟?老子沒有,我要不是看你受傷了,老子早就一個大嘴巴子扇過去了……」

「哎呀,真叫板啊,推我輪椅來,我要跟劉拓站上一戰……」

「可垃圾吧到吧,有本事你趕緊好起來,戰多久,我陪你……」

「我受不了了,我現在就想給你兩大嘴巴子……」

「你好的時候都不是我的對手,更別說現在了……」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吵的不可開交,眾人在外聽著,忍不住嗤笑「這兩人啊,看我不是兄弟,是冤家!」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嘛……」

眾人哈哈一笑,忽然,兩人沒了動靜,過了良久,兩人幾乎才同時說道「謝謝你……」

「槽……」

「擦……」

「呸……」

「呸……」

「咋地,有本事一戰,我給你倆大嘴巴子……」

「來啊,推我輪椅來,我踢死他……」

眾人一陣翻白眼,又開始了,這是何等的糾結啊,何等的『友情』啊!

眾人早已見怪不怪,也沒人阻攔,也沒人說什麼,倒是余天,嘿嘿一笑「唉唉唉,我覺得,我們還是有必要討論一下江一跟少主的關係!」

「這還用得著討論么?紛紛鍾在海邊都已經拿下了!」

龍龍拍著胸脯,一副老子就是見證人的樣子,眾人一陣噓唏,海邊嗎?這麼刺激么?

龍魂眉頭一挑,一臉不滿「你們這麼議論少主,真是活膩歪了!」

眾人心神一動,當即閉嘴,除了葉浪,這諸神里,龍魂更是說一不二,眾人聽到龍魂的話語,當即不敢在多語,誰知,龍魂緩緩的說了一句「小點聲……海邊發生了什麼?」

眾人一陣無語,沒想到龍魂也有八卦的時候,龍龍急忙說道「好傢夥,這說來話長啊,當時我,龍兒,少主,我們三人開著車子準備回醫院,那傢伙,跨的一下,就被江一攔住了,那真是,拉著少主就去海邊啊,攔都攔不住,少主這一看不去不行啊,江一那方有幾十號人呢,各個都是練家子,我覺得當時少主的心裡活動是,我到底是犧牲色相呢,還是犧牲色相?還是犧牲色相呢?」

卧槽!

眾人簡直都驚呆了,急忙問道「龍龍,你的意思是,少主與江一,當時當著幾十名手下,還有你跟龍姐的面,就去海邊了?」

「那還能有假?我身為一個男人,我能說這種假話?不信你問龍兒,龍兒實在是受不了,都開槍了……」

「我擦了,開槍了?」

「昂,砰砰砰的……好傢夥,那場面,那陣仗……」

龍龍的話語,頓時讓眾人畫面感十足啊,忽然,眾人面色猛然一變,旋即紛紛四散轉身,有的雙眼望天,有的雙眼看向燈泡,有的摳著牆壁,還有的人沖著龍龍拚命的使眼色!

然而,龍龍好似沒有察覺,急忙道「哎,我當時的那個心情啊,你別提了,怎麼說呢? 冥王溺寵警花小妻 愛恨糾葛啊,你說少主跟江一去海邊,龍兒為什麼放槍?那龍兒的心裡是什麼?我覺得是吃醋,哎,你別說,尤其是龍兒看向少主的眼神,按真是一個柔情似水啊,哎呀……我都不忍心說下去……」

「你死定了……」

龍一捂著嘴,低聲說道!

「怕什麼?我就是要道出事情的真相,我不怕,大不了就在挨葉少一頓揍……嗯?龍一?你眼睛是不是出問題了?」

「煞筆……」

龍一實在是受不了,轉身抽出一根煙,揉著額頭,惆悵啊!

「嗯,編的不錯,你可以去寫小說了……」

這時,一道幽幽的聲音從龍龍背後傳來,龍龍渾然不知,當即大笑一聲「哈哈,我若是去寫小說,還有那些作家們什麼事?分分鐘全撂倒……」

「嗯,記得寫一本你是怎麼死的,回頭燒給我!」

那道幽幽的聲音再度傳來,龍龍身形一僵,怎麼感覺不對勁呢,慢慢的回過頭,發現江一,龍兒,兩人全部都在看著自己,龍龍使勁揉了揉眼睛,我曹了,江一怎麼會出現在自己後面!

「噌!」

龍龍急忙轉過身形對著眾人咬牙切齒道「你們為什麼剛才不告訴我?」

「我眼睛都快挑瞎了,你他么愣是看不見,能怪我?」

眾人一副蛋疼的樣子,龍龍更糾結啊,苦笑著轉身,面對江一與龍兒的注視,汗頓時流了下來「一姐,龍兒姐,你們什麼時候來的啊?」

「差不多全聽到了!」

江一淡淡的說道,龍龍嘴角一抽,嘿嘿一笑「兩位姐姐,這其中是不是有誤會?」

「呵呵……」

江一笑眯眯的點了點頭,手中還拿著一束鮮花,旋即轉身向著病房內走去!

龍龍哈哈一笑「好巧哦,龍兒姐,你怎麼又變漂亮了呢?嘿嘿……呵呵……」

話落,龍龍轉身就跑,龍兒一把抓住龍龍的脖領,直接拎著向著樓道里走去「來,我們好好談談!」

「有什麼事不能在這裡談,要談就光明正大的談嘛……救我……救命啊……啊……嗷……啊……」

緊接著,一陣嘶聲裂肺的聲音傳來,眾人嘴角一陣抽搐,果真是寧得罪小人,也不能得罪女人!

「你來啊,我弄不死你,有本事你過來……」

「我有沒有本事你說了不算,你牛筆你現在站起來……」

兩人還在吵著,江一直接無視兩人超級,徑直的走了進去,兩人身形同時一震,江一將鮮花放在桌上「楚歡,早已康復……」

「謝,謝,一姐……」

「一姐……」

劉拓也是滿臉怪異的對著江一喊道,江一點了點頭,旋即轉身露胳膊捲袖子,露出那雙龍紋身,眼中閃爍著精光道「我先出去解決點事,一會見……」

話落,江一便怒氣沖沖的走了出去,劉拓與楚歡同時一驚,有殺氣…… 「啊……」

那一聲聲慘絕人寰的叫聲,在走廊里飄蕩出老遠,聽的眾人直咧嘴!

「那個,要不要幫幫忙?這也太慘了吧?」

余天思索片刻,對著眾人問道,眾人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心觀大地,一副要去你去的樣子!

余天嘴角一抽,見眾人都是如此,那還是算了吧,畢竟龍兒姐那一雙凍死大象的眼睛,他可是不想去體會!

正在這時,一道黑影掠過,眾人頓時大驚失色,那道黑影不是別人,正是一襲黑紗的江一,大家也只能紛紛投去同情的眼神,但願你能好好活著呀!

「完了,完了,這回可慘了!」

眾人已經不忍心再看,果不其然,江一加入了暴虐龍龍的陣營,那一聲聲慘叫,當真是動人心魄啊……

「啊!」

「啊!」

「啊?」

「救……我……」

一陣陣慘叫回蕩在醫院裡的走廊里,所有人都不禁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同時大家一致決定,這兩個女人以後絕對不能惹,就連一直淡漠的龍魂都是暗自咧嘴,吞了一下口水!

「行了,難得人聚的這麼齊,開會!」

這時,葉浪走了過來,對著眾人說道,眾人身型紛紛一震,急忙應聲「是!」

於是,擴大后的誅神,開啟了第一次正式會議,就是這一次的會議,徹底改變了誅神的格局,也可以說改變了在座所有人的命運,只不過,這會議地點有些無奈!

誅神臨時佔用了醫院的會議室,地面當然是夠寬廣,環境也是不錯,不過,眾人這穿著打扮,實在是不敢恭維!

躁動的青春 此時,天色已亮,但天色有些陰沉,所以並不是很明顯!

凌晨六點三十分,此時,醫院會議室內,那場面著實有些滑稽!

大家已然征戰一夜,疲憊不說,小雨早就淋濕了衣衫,人一直處在高度緊張的狀態倒是還沒什麼,但是一旦放鬆下來,那渾身那個難受啊,於是,不知道誰出的主意,眾人居然換上了白大褂,所以,這會議室里,除了江一一身黑衫,其他的都是一身白衣!

會議室內,葉浪坐在主坐,兩側分別落座,龍魂,龍一,龍兒,龍三,龍四,龍五,龍龍,劉拓,太子,余天,江一,幾乎代表著誅神的最高領導!

此時的龍龍欲哭無淚,身上青一塊,腫一塊不說,一張臉早就被抓花了,跟被貓抓了似得,一動一作都疼痛無比,可謂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大家……」

葉浪巡視一圈,剛想說些什麼,敲門聲響起,眾人同時一愣,門口有著誅神的人守衛,誰敢在這個時候敲門,與此同時,門被推開,渾身纏著繃帶的楚歡,被兩名兢兢戰戰的小弟推了進來!

「葉少,我們沒辦法,是歡哥……」

兩名兄弟快要哭了,葉浪微微一笑,擺擺手,示意沒事!

挨著門口最近的余天率先竄起身形,走到楚歡輪椅後面,將其推了過來「歡哥,你不好好在床上休息,下來幹什麼!」

楚歡一臉委屈,那副樣子看著好笑,葉浪輕輕的敲打著桌面,楚歡抬起頭看向葉浪,猶豫片刻問道「葉少,我是不是誅神的一份子?」

「當然!」

葉浪想都沒想的回應道,楚歡急忙問道「那我能不能參加咱們誅神的會議?」

「理論上自然沒問題,只是你現在的身體條件!」

葉浪有些猶豫,話還剛落,楚歡便急忙道「我的身體我清楚,葉少,我能!」

「楚歡!」

龍魂眉頭一挑,忍不住說道,楚歡急忙道「師傅,我真的可以……」

「好了,繼續開會!」

葉浪擺擺手,示意龍魂不用在阻攔,見葉浪發話,龍魂自然不好在說些什麼,楚歡急忙順桿往上爬「謝葉少……」

葉浪無奈搖頭,好氣又好笑「行了,你小子,如果身子撐不住了,直接說,知道么?」

「嗯!」

半夏 大佬拯救計劃 楚歡很是心滿意足的說道,葉浪點點頭「各位,誅神已經從新城中走了出來,來到了開發區,這就代表著我們有更大的空間去發展,但同時也必須要規劃一下我們誅神的部署了,對此,我覺得一姐有絕對的發言權,下面我們請一姐講兩句?」

愛你一笑傾城 眾人紛紛點頭,江一在開發區盤踞這麼多年,且勢力管理的井井有條,自然有資格在這方面發言!

「葉少嚴重了,我倒是有些想法,還請葉少定奪!」

江一也是不客氣,直接站起身形說道,眾人沒有絲毫異樣,江一這個名字擺在那裡,需要跟誰客氣么?

「第一,我覺得我們要把核心成員,跟外圍成員清楚的統計出來,第二,其下產業,資金流水全部統計出來,第三,為了更好的管理,以及備戰,我們應該建設分部,分組,以及部門,之類一些類量化進行……」

江一拿著手中的文件,款款而談,眾人紛紛點頭,江一的眼神掃過眾人,很滿意大家的態度!

「你繼續說!」

葉浪習慣性的抽出一根煙想要點燃,後來似乎發現有些不合適,於是夾在了耳邊並沒有點燃,輕咳了兩聲!

「所以,我的建議是,以『閣』為最高單位,隨後是『部』在者是『堂』以及組之類的排位下去,比如,霸王閣,閣主,楚歡,其下人馬自組,部,堂,組,之類之類的!」

江一將事情分析的很透徹,不急不慢的講給大家聽!

楚歡眼前一亮,嘿嘿笑道「霸王閣,閣主,嘿嘿,我喜歡!」

葉浪暗自點了點頭,這樣無限循環下去,既方便管理,也方便擴張,直接添加,或者減少,江一在這一點想的很明白,葉浪思索著,眾人也紛紛沉默不語,就此看著!

片刻后,葉浪抬起頭道「既然這樣,那就先立五閣,排名不分先後!」

「第一閣,霸王閣,楚歡,任閣主!」

「是,葉少!」

隨著葉浪淡淡的聲音落下,楚歡激動不已的應道!

「第二閣,風凌閣,劉拓,任閣主!」

「是,葉少!」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