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路哭著到了醫院,雪薇的兩隻眼睛紅腫的像是桃子一樣。

走出電梯時——

她腦海里忽然閃過了一道靈光。

自己怎麼就忘記了那麼重要的事情呢。

她掏出手機,快步走到了通風口,撥通了妞妞的電話。

妞妞沒有接。

她便鍥而不捨的繼續打。

終於煩到妞妞把她拉黑了,雪薇咬了咬下唇,迅速的回到了病房,見喬崢還沒醒來,她鬆了口氣,將手機偷偷的拿了出來,到病房外面,給清歡打電話。

妞妞到底愛著喬崢,以為他打來電話是跟自己解釋的,便接通了。

可沒想到,在接通的剎那,又是雪薇那熟悉的聲音,她哭的聲嘶力竭的罵她。

「安清歡,你好狠的心,就因為喬崢愛上了我,你就要趕盡殺絕,讓你父親把高利貸引過來,對付我們全家嗎?現在我弟弟雪陽被他們抓走了,你心裡開心了?」

「你再胡說八道什麼?」妞妞不解。

雪薇繼續哭訴道,「你別裝不知道,肯定是你指使你父親,對我們家痛下殺手的!如果我弟弟出了醫院,我跟阿崢,還有我肚子里的孩子,絕對會恨你一輩子的!」

「莫名其妙,雪薇,別再打電話來騷擾我,否則,我真的對你不客氣了。」

「你還能對我怎樣?想殺了我肚子里的寶寶嗎?好啊,你來啊,反正我家被你父親搞的家破人亡了,我也沒什麼希望了,你把我、喬崢的孩子,都一起殺了吧!這樣,你就能繼續跟他在一起了!」

「……」

電話里沉靜了片刻,傳來了嘟嘟的忙音。

雪薇知道,妞妞掛斷了電話。

而這本就在她的預期中。

前妻桃花有點多 雪薇擦乾淨了臉上的淚水,轉身去了醫生的醫務室。

醫生看到雪薇,格外的驚訝,「你怎麼了?眼睛哭得那麼紅?」

「呂醫生,我現在被人逼得走投無路了,希望你能幫幫我。」雪薇哭著說。

呂醫生年紀輕,哪裡見過女孩子哭,手忙腳亂的拿紙巾,遞給雪薇道:「你慢慢說,我能幫得上忙的,一定會盡量幫忙。」

雪薇添油加醋道,「我跟喬崢在一起,一位富家千金看我不順眼,便讓她父親找來了高利貸,打算逼死我的家人。現在,我實在沒辦法了,只能去求喬崢的母親來幫忙。但她本就不贊成,我和喬崢的事情,所以……我需要一點證據,來打動她。」

「什麼證據?」

呂醫生問。

神秘世子的沖喜醫妃 「我懷孕的證據。」雪薇小聲的說。

呂醫生頓時明白了,雪薇要自己幹嘛,拚命地搖頭說,「不行,偽造證據,可是違反了職業道德,被其他人知道了,我要被吊銷行醫資格證的。」

雪薇上前一步,抓住呂醫生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楚楚可憐道:「呂醫生,除了你能幫我,沒人能幫我了,求求你了。」

她說著話,拚命地往他的懷裡擠。

呂醫生不停地往後退,退到辦公桌一角,實在沒路可走了,漲紅著臉說:「你站著,好好說話。」

雪薇非但沒退開,反倒解開了自己的衣服。

在呂醫生驚訝的目光里,她迅速的拿出手機,拍下了自己往他懷裡倒的畫面。

「你這是在幹嘛?」

呂醫生終於回過神來,想制止雪薇。

可雪薇收起了剛才那副委屈的神情,威脅道:「你不幫我,我現在就推開門,衝出去說你非禮我。可如果你幫了我,我能平安的度過這次的危險,成為少奶奶,那少不了你的好處。你說吧,你到底選擇哪條路。」

呂醫生被氣的臉色通紅,「小小年紀,你如此無恥,真是給你父母丟臉!」

「也不知道,剛才是誰,一直盯著我的胸看。」雪薇露出譏諷的神情,不耐煩的說:「你到底是答應,還是不答應?你再不答應的話,我這就去出去喊人了。」

說著話,她扭身就往門口跑。

呂醫生趕緊上前攔著。

雪薇道,「你這是答應了?」

呂醫生恨聲道,「你就不怕,我去跟喬家太太,說出實情嗎?」

「你敢說,我就敢把這張照片,交個本地最大的報社,讓他們報道。到時候,我沒法嫁入喬家,你也聲明盡毀,咱們玉石俱焚!」 呂醫生聽言,臉一陣紅、一陣青的,難堪到了極點。

雪薇作勢又要闖出去。

他心頭一慌,趕忙說:「好,好,我幫你開這個鑒定,還不行嗎?」

雪薇聽言,拉上了自己的衣服說,「早答應我,不就成了嗎?浪費那麼多的口舌。」

呂醫生暗暗地咬牙。

真是沒見過,小小年紀,這麼不要臉。

「現在就給我開懷孕的證明。」

「哪有那麼容易偽造的?我得找人幫忙,你等明天過來取。」

「你最好別糊弄我,否則……」雪薇揚了揚手裡的手機,得意的挑眉。

呂醫生道,「我保證,絕對不會糊弄你,趕緊走吧。」

雪薇扣上最後一顆扣子,轉身出了診室。

玄尊 ……

雪薇回到病房裡,喬崢已經醒了,看到她走進來說,「不是不讓你過來了嗎?怎麼又來了?」

雪薇有些來氣,自己照顧他那麼久,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了,可他對自己的態度,真是越來越差了。他到底是把她當成救命恩人,還是當成了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傭人?

她很想問問他,可話到嘴邊,還是一點點的咽了回去。

算了,何必跟一個病人置氣。

「我也說了,你的病沒好,我絕對不會走的。」 嬌妻太彪悍,總裁不好惹! 雪薇坐到床畔跟前。

喬崢道,「我的手機呢?你看到了嗎?」

他剛才醒來想給清歡打電話,可怎麼都找不到手機了。

雪薇攥著兜里的手機,心有些慌亂,竭力鎮定道:「可能掉在哪兒了,你看過床底下和夾縫裡了嗎?」

「看過了,床底下沒有。」

「仔細看了嗎?別是藏在那個幽暗的角落,你沒注意到吧。我幫你找找。」雪薇說著,蹲下身體,朝床底下看,而在喬崢看不到的地方,她迅速的取出手機,用力地將手拋擲到了角落裡。

「看到了嗎?」

喬崢問。

「還沒呢,我再仔細的找找。」雪薇假裝沒有看到,趴在床底下,裝摸做樣了好一會兒,才驚訝的說:「那不是嗎?」

「哪兒?」喬崢趴在床上,頭朝下,往裡面看。

重生之夫榮妻貴 果然,在床腿和落地櫃之間,夾著他的手機,因為藏在角落裡,所以很難察覺到。

難怪自己找了那麼久,都沒找到呢。

雪薇爬進去,把手機撈了出來,傻笑著遞給他說:「你個笨蛋,以後別把手機隨便丟了,不然找都不好找。」

喬崢看著她為了幫自己找手機,弄得渾身灰撲撲的,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謝謝。你先去洗手間,把臉洗乾淨吧。」

「嗯。」

雪薇轉身去了洗手間。

喬崢握著手機,找出了清歡的電話號碼,撥打了過去。可不知怎麼的,手裡不斷地傳出忙音,根本沒人接聽。

也許,妞妞正在忙,沒空接他的電話吧。

喬崢分外失落。

雪薇站在洗手池前,用毛巾擦拭去衣服和頭髮上沾染到的灰塵,唇角忍不住的一再的揚起。

過了一會兒,她轉身出了洗手間。

看到喬崢拿著毛巾,傻愣愣的坐著,道:「你餓了吧,我去給你準備點吃的。」

「不用了,等會兒護士會幫忙準備的。」

「等什麼燈?我在這呢,用不著別人來照顧你。」

雪薇根本不聽他的話,轉身就去小廚房那邊,叫了一些飯菜。

……

再折回房間,她手中拿著一個托盤,裡面放著各種精美的食物。

把其中幾碗給他放在了病床的桌子上,雪薇捧著一碗魚湯,乖巧的坐在他旁邊說,「我喝點魚湯,補補身體。」

「你怎麼需要補身體了?」喬崢奇怪的問。

「嗯……」雪薇剛開口,準備回答,忽然捂住嘴巴,發出了「嘔」的聲音。

她趕緊把碗放到了一旁,匆匆的跑進了洗手間。

喬崢聽到她撕心裂肺的乾嘔聲,眉頭擰了起來。

這是怎麼了?

好端端的忽然乾嘔了?

他心裡正想著,雪薇紅著眼睛走出來,說:「你不用管我了,你吃你自己的吧。」

「你怎麼了?是腸胃不好嗎?」喬崢說,「等會兒,讓醫生給你開點葯,調理下腸胃吧。」

「嗯。」

雪薇點頭,心裡暗暗地罵喬崢傻,自己吐得那麼難受,他就沒想到懷孕嗎?

還讓醫生給她調理腸胃。

真是個獃子。

看來,得找個人,幫忙提點下喬崢了,不然,接下來自己不好辦。

……

雪薇思來想去,最後還是讓呂醫生來點醒喬崢。他是最合適的人選,由他來說出,既能讓喬崢不起疑心,也能把懷孕的事情,自然而然的點出來。

當然,今天不行。

得等明天了。

晚上——

雪薇離開醫院,回家居住。喬崢獨自留在病房裡,不停地翻看自己的手機,通訊錄里安靜的躺著清歡的號碼,但沒有她的任何來電,也沒有任何簡訊。

他下午和晚上分別又給她撥打了幾通電話,她沒有接聽……甚至直接把他拉黑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清歡不是一直好好的嗎?為什麼忽然拒絕跟他聯繫了?難道發生了什麼事,是他不知道的?

喬崢很想去看清歡,但現在身體變成了這樣,他根本沒辦法出去太久。

只怕還沒到慕家老宅,便昏迷過去了。

心裡藏著事,他清醒的,沒有任何睡覺的意識。

便睜著眼睛,一直盯著天花板,想明天一早,找人帶自己去慕家老宅,哪怕是暈厥過去了,他也要問清楚清歡,為什麼要把他拉黑。

……

慕家老宅——

葉簡汐問傭人,「清歡還沒吃飯嗎?」

「是,太太,清歡小姐,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一整天了,都沒有露面。」

聽言,葉簡汐蹙眉,嘆息了聲。

這孩子是怎麼了?

無緣無故的忽然鬧脾氣,前段時間,不還是開開心心的嘛?

「把門打開,我進去跟她說幾句話。」

「是,太太。」

傭人打開卧室的門,放葉簡汐進去。

葉簡汐走到床前,看到清歡縮在被子里,臉都沒露出來,輕輕地了下了被子。妞妞感覺到了有人試圖拉被子,沙啞著聲音說,「不是說,不讓你們進來嗎?出去,都出去!」

「媽媽來了,你也要讓我出去嗎?」

葉簡汐出聲問。

……

聽到她的聲音,妞妞的身體頓時一僵,用被子蹭了下臉上的淚痕,緩緩地從被子里探出腦袋,看著葉簡汐說,「媽,你怎麼過來了?」

「我來看看我家寶貝女兒,是怎麼了呀。好端端的,忽然不出門,也不吃晚飯了。」葉簡汐溫柔的將她貼在鬢角的髮絲,捋到了耳後,說:「清歡,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跟媽媽說一下。看看媽媽能不能幫上你的忙。」

妞妞想到雪薇給自己打來的那幾通騷擾電話,以及喬崢的欺騙,剛止住的眼淚,刷刷的掉落了下來。

伸手,抱住葉簡汐的腰肢,臉頰貼在她的小腹上說,「媽,我好難過,你抱抱我。」

葉簡汐抱住了她。 妞妞無聲的掉眼淚。

葉簡汐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說,「清歡,有什麼事,跟我說吧。說出來,心裡就好受了。」

妞妞搖了搖頭,「媽,我沒事。」

她不能跟母親說,自己和喬崢的事情。

只能自己一個人承受。

「你這個傻孩子,現在這副樣子,是像沒事的嗎?別騙媽媽了,快點說。」葉簡汐沉聲催促道。

妞妞依舊搖頭。

葉簡汐嘆了聲氣,女孩到底是長大了,有了自己的心事,不肯跟他們這些當父母的言明。

「算了,你不說,我也不會逼你。等你想說的那一天,再告訴我。」葉簡汐道,「清歡,媽媽告訴你,這世上沒有邁不過去的坎,等時光慢慢的流逝,你長大了,就會發現,以前讓你難過的要死的事情,眨眼就不是什麼問題了。」

「嗯……」

妞妞輕輕地應聲。

葉簡汐沒再說話,輕輕地拍打妞妞的後背,安撫她。

……

兩母女無言了許久,葉簡汐放開妞妞,說:「現在感覺好了點嗎?走,媽媽帶你去吃飯。」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