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雷電轟砸的力度,明顯比之前那一次要強橫不少。

不過,那年輕人依舊臉色不變,齜牙咧嘴一笑,一聲喝道:「給我滾!」

聲音爆裂中,年輕人右手成拳,快速的在虛空之中揮動,快的簡直就像是幻影一般,攜帶著教主之境強者獨有的恐怖神威,再次將雷電轟砸碎裂。

「好!晟兒加油,只要能夠煉化那雷種,以後在九重天內,你就是王者!」

一名顯然是那少年長輩的老者,瞪著眼睛激動不已的爆喝道。

而那些教主之境強者的臉色,卻已經更難看了,他們可不願意看到對方成功。

「轟轟轟!!!!!」

在擊碎第二道雷電后,少年顯然也不想墨跡了,急忙吃下了一顆恢復靈氣的丹藥,就再度催動體內的靈氣瘋狂的煉化眼前的雷種。

轟轟轟轟!!!

雷電,來了。

傾瀉而下,粗如水桶,紫色驚人,瀰漫湮滅的氣息,極為恐怖,簡直就像是一掛天河從九天之上落下一般,瞬間就要把年輕人淹沒。

這恐怖到了極致的波動,也讓年輕人的臉色瞬間凝重起來,他毫不猶豫的扔出了一枚紫色的令牌。

這令牌通體紫色,古樸厚重,在正面還刻畫著一條通體紫色的上古雷龍。

雷龍作為上古神龍之中的一種,天生能夠操控雷霆之力,倒是不畏懼這些神雷的攻擊。

果然,當令牌飛入漫天的雷霆之中,頓時就像是一個吸鐵石一般,瞬間就吸引了天空上所有的雷霆,那一道道能夠輕易斬殺教主之境強者的雷霆,瞬間都沒入了紫色的令牌中。

十幾個呼吸之後,雷霆散去,可是那年輕人的臉色也蒼白到了極致,顯然,操控這等法寶對他的消耗也是無比巨大的。

四周,諸多強者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搖了搖頭,本來在憧憬著自己能夠上去煉化一顆雷種的心思,一下子就消失了。

這年輕人的天賦絕對堪稱是驚艷萬古的存在,那紫色的令牌更是價值不俗,可連他都這麼凄慘,其他人要是上去,恐怕必死無疑啊!

隨後,那年輕人先是張口對著天空之上緩緩轉動的紫色令牌噴出了一道精血之後,才再度拿出了大量的丹藥扔進了自己的嘴巴里,再度開始煉化那雷種。

隨著無比恐怖的靈氣不斷的湧入煉化,那枚雷種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弱小起來。

「大長老,幫我護法!」

突然有年輕人上前一步,目光陰沉的呵斥道。 他的年級也不大,跟正在煉化雷種的那年輕人倒是差不多,都是荒古之境的修為,只是他的面色卻更加的高傲,眼神也更加的陰毒。

眾人一聽,都是神情一怔。

可那名大長老卻是氣息驟然外放,神情猙獰而恐怖的大笑道:「太康少爺只管放心,有我在這裡,我看誰敢輕易動手!」

「司馬勇,你這是什麼意思?想要跟我家少爺晟兒作對不成?」

蕭晟的叔叔再也忍不住,氣息炸開,直接上前,目光冷漠如刀鋒一般鎖定了司馬勇,現在的情況明顯對他們蕭家極為有利啊!

只要他的侄兒能夠煉化那第一枚雷種,到時候一定能夠實力大增,可現在,蕭晟明顯底牌盡出,正處於煉化雷種的關鍵時候,如果在此時被人打擾,很可能會遭受到雷種的反噬。

那麼之前蕭晟所作的一切努力可就都白費了,都成為了別人的嫁衣啊!

「雷種這樣的天地至寶,當然是有德者居之,你家晟兒不配,還是讓我家少爺拿了吧!」司馬勇卻是一臉猙獰而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你找死,蕭家子弟何在?」

蕭晟的叔叔一聽,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頓時眼睛一瞪,扯著嗓子怒吼了起來。

「在!」

一群七八名壯漢紛紛上前一步,氣息外放,宛如七八名強悍的魔神一般,直接擋住了太康的去路。

太康見狀,眉頭微微一皺,隨後轉身看向了周圍其他的強者,淡淡的冷笑道:「諸位,今日這雷種,小子我是得定了,只要誰願意幫忙,事後,他煉化雷種的時候,本少自然也不會袖手旁觀,而且我太康的名頭,我想你們都應該聽說過。」

周圍眾人聞言,個個目光閃爍,沒有一個人開口表態。

大家又不是傻子,現在整個遺迹到底是什麼情況他們根本不清楚啊!完全就是摸石頭過河的感覺,誰敢說下一秒,他們不需要其他人的幫助?

再說了,這還僅僅只是第一枚雷種,後面可還有四十八枚雷種,就算是幫助太康得到了這一枚雷種,又能夠得到多大的好處呢?

難道就能夠力挽狂瀾了不成?

再者,他們打心眼裡也不想看到這種場景,四十八枚雷種足夠在場眾人煉化了,畢竟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有能力煉化雷種了,也沒有任何人想要看到自己在煉化雷種的時候被人偷襲啊!

太康一看,自己開口之後,竟然無一人上前助戰,這面色不禁也陰沉到了極致,隨後,目光一寒,雙手猛的往前一甩,頓時兩條金燦燦的神龍就像是颶風一般,瞬間席捲大地。

元氣少年 這一招事出突然,再加上近在咫尺,便是眼前那七八名氣息彪悍的強者都不曾想到啊!當場就被兩條金龍沖的四散開來。

而太康則如同一道鬼魅一般,藉助這千萬分之一的呼吸沖了過去。

「不好!」

蕭家子弟見狀,頓時個個面色大變,扯著嗓子憤怒的咆哮了起來。

「蕭晟,這東西可不是你能夠得到的!」

虛空上,太康盯著正在艱難煉化雷種的蕭晟一臉陰鷙的獰笑了起來,而後雙手揮動,在虛空中凝聚出一隻,有磨盤大小的掌印,朝著蕭晟的砸了過去。

「該死!」

蕭晟見狀,目光一寒,神情憤怒到了極致啊!此時他好不容易才有機會煉化這雷種,可現在竟然要被人給搗亂了,這簡直讓他恨欲狂!

「今天誰要是幫我蕭家,我每人獎勵一件先天靈寶!」

蕭晟的叔叔一看,也是勃然大怒啊!司馬勇的實力不在他之下,指望蕭家人是肯定是無法保護蕭晟的安危了。

「一件先天靈寶?」

眾人聞言,神情稍微有些心動了,畢竟這裡的雷種就這麼四十九個,而且現在這雷種有多難以煉化,眾人也都看在眼裡,在場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這次可能都要白來了,可如果能夠得到一件先天靈寶也是極為不錯的。

畢竟,剩下的這好幾千人中,最少還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不曾擁有過先天靈寶啊!

「好!我來助你!」

「我也來,希望你事後不要反悔!」

馬上就有幾名強者走了出來,調動自己體內的靈氣準備朝著太康殺了過去。

可此時,太康的掌印卻已經到了蕭晟的頭頂上方,原本無動於衷的雷種在這一刻,卻像是突然被潑了一桶汽油一般,轟的一下就炸開了,瞬間就把蕭晟整個人包裹了起來。

「啊!!!!」蕭晟發出聲宛如驚雷一般的慘叫。

那痛苦的聲音頓時嚇的眾人頭皮一顫。

「轟!!!」

虛空之上此時也驟然落下一道閃電,竟然直接打在了太康的身上,氣息囂張不凡的太康,那真是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整個人就直接被這恐怖的雷霆打成了齏粉。

原本準備大戰的兩幫人,在瞬間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中。

隨後,蕭晟的叔叔勃然大怒,直接朝著司馬勇殺了過去。

司馬勇也是被眼前的這一幕驚呆了!一個不慎,直接被蕭晟的叔叔一拳擊中,當場打的頻臨死亡。

林逸見狀,扭頭看向了齊曉雪淡淡的笑道:「想不想要雷種?」

「啊?」齊曉雪有些驚訝。

至尊狂神 「你要是對雷種有想法的話,那麼現在是最佳時機。」 重生之開掛女法醫 林逸認真的道。

現在雷種被蕭晟煉化了半天,絕對是它威力最弱小的時候,此時上去煉化,齊曉雪最少有九成的把握能夠煉化成功。

齊曉雪一聽,這次算是明白了,僅僅只是稍微沉吟了一番之後,便用力的點了點頭,林逸的實力有多麼恐怖,她還是知曉一二的,說不定真的能夠幫助她得到雷種。

見齊曉雪點頭了,林逸咧嘴笑道:「那好,你直接去煉化雷種,我幫你護法!」

話落。

林逸抬頭桀驁不馴的看向了周圍眾人傲慢的冷笑道:「接下來,這第一枚雷種,是我家大小姐的了。」

齊曉雪聞言,那絕美的臉蛋兒上明顯多了一抹訝異,她當初也是為了幫林逸,才會收下林逸當奴僕,本以為只是一句玩笑話,卻沒想到現在林逸竟然還尊稱他為小姐。 而隨著林逸開口,頓時,在場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林逸跟齊曉雪的身上,每個人的神色都微微有了一絲變化,只是林逸的古靈精怪,以及不安套路出牌,卻讓他們非常的忌憚,倒是沒有人願意做這個出頭鳥。

而蕭晟的叔叔在佔得先機之後,也在數個呼吸的功夫斬殺了司馬勇,只是此時他也沒有說什麼,林逸的底氣實力,眾人根本不知曉,但是所有人都可以肯定,林逸的來頭絕對是極為驚人的。

半晌后。

終究還是有人咽不下這口氣,盯著林逸冷冷的嘲諷了起來。

畢竟林逸能夠看出來這第一枚雷種此時正處於虛弱之際,其他人又如何能看不出來呢?

「林少,你之前可是敲詐了在場所有人,現在還想要得這一枚雷種,這是不把我們所有人放在眼裡的節奏啊?」

「不錯,你真當自己無敵於天下了?你真以為自己想要怎麼樣就怎麼樣了?」

「這等至寶,你問問在場哪個人不想要呢?」

林逸聞言笑了笑,道:「那就各憑本事吧!曉雪你去煉化,我來給你護法,我倒要看看他們的腦袋有多硬!」

齊曉雪聞言,沒有絲毫的遲疑,也同樣回過神兒了,明白現在可是煉化這第一枚雷種的最好時機,當即,對著那紫色的雷山恭敬一拜,吸收了雷山給與的饋贈之後,以教主之境後期的修為直接沖了上去。

眾人一看,頓時慌了神兒,這第一枚雷種沒有人煉化他們不心疼,可如果這樣被人得了便宜,很多人心裡還是非常不爽的。

「林逸,今天老夫倒要看看你怎麼擋我!」

一名教主之境後期的超級強者眼睛一瞪,憤怒的咆哮道,同時一雙渾厚,赤紅的手掌也快速的調動靈氣,在虛空之中凝聚大手印。

呼呼……

手印成為赤紅色,就像是燒紅的岩漿一般,散發著一股股不知名東西燒焦的味道,不斷的蓄勢,不斷的提升自己的威力。

很快,那手印就動了。

一掌落下。

無以倫比。

俯視萬山。

手印前方,所有的空氣和空間,都在快速的化為碎片。

手印極其的凌厲,宛若神王臨世一般,速度極快極快,沒有任何的聲響,唯有神威浩蕩、山河失色、神掌橫掃的味道。

看似簡簡單單的手印,卻蘊含著一股移山填海,撕裂蒼穹,粉碎大地,無與倫比的恐怖力量,彷彿在他這一掌之下,天地都要炸裂,眾生都要化成齏粉一般。

從上而下的,滔天威力,瞬間就把林逸籠罩。

周圍,一些實力偏弱的修士,都忍不住驚悚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寵婚,總裁的野蠻妻 這一掌的威力強大,超出了人們的預料,甚至讓人有種絕望的感覺。

原本也準備出手的其他修士見狀,倒是紛紛按下了心中的殺機,靜靜的站在原地,神情無比凝重而認真的盯著前方大戰中的兩人。

林逸看著那恐怖的掌印,嘴角微微上揚,浮現了一抹濃濃的不屑之色,隨後,抬手就是一拳朝著對方砸了過去。

沒有太多的花樣,就是他四十萬龍之力的一拳。

在煉化了紫雷晶石之後,他的攻擊上已經攜帶了一絲雷霆之力,雖然眼前這老者是教主之境的蓋世強者,可在林逸的眼裡,還真不算什麼。

林逸這一拳砸出的同時,明顯的,那教主之境強者的臉色,驟然一變。

是震驚。

周圍其他強者的臉色也都在瘋狂的變化。

林逸這一拳竟然讓在場百分之八十的人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

這實在有些太不可思議了,要知道,林逸這一拳可是在間不容髮之際打出的,也根本沒有動用任何的道法神通啊!

那豈不是說,他隨意的一拳就能夠媲美教主之境的強者了?

最關鍵的是林逸才不過是區區賢人之境的修為啊!在幾千名倖存者中,他的境界絕對是最低的,沒有之一。

可一個賢人之境的小子竟然能夠爆發出如此驚駭世俗的戰鬥力,那他的天賦……該是何等的驚人恐怖啊!

「看來他果然有瘋狂的本事啊!」

周圍眾人的腦海中幾乎同時浮現了這麼一個想法,那些原本還想要對林逸痛下殺手的強者,在這一刻,也個個面色大變,悄然後退了一步。

沒有生死的利益,他們絕對不願意輕易對上這個瘋子了。

惹不起!!!

實在太強!!!

畢竟雷種也不止一個,沒有了這個還有其他的,可腦袋那就一個啊!如果沒有了那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千分之一個呼吸后。

轟!!!

爆響之聲,一下子波動開來。

林逸的鐵拳與之對方的手印碰撞了。

平風秋色的碰撞。

碰撞的時候,二者,同時寂滅。

但,極盡恐怖的氣流,卻是如同道道能夠輕易撕裂虛空的神劍,以無與倫比的無匹神力兇狠的刺入虛實空中,令人震撼。

「恩?」教主之境強者的眼神更加凝重了。

與此同時。

林逸卻再度動了,他完全不需要調動靈氣,一拳揮出就是四十萬龍之力。

「老東西,今日你死定了,我林逸說的,便是上古天神降世都保不住!!!!」林逸低喝道。

他這一動,幾乎是瞬間出現在了老者的身前。

一拳再度落下。

速度,力量,都兇猛到了極致!

老者的臉色已經凝重到了極點,心跳在這一刻都抑制不住的瘋狂抽搐起來,彷彿隨時都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一般,林逸的攻擊是沒有絲毫間斷的啊!

這簡直要把他活生生的嚇死,他知道自己弄不好真的踢到鐵板上了,甚至在這一刻,他的心裡都有了一絲絲的後悔,為什麼要出頭呢?

雷種可不止一個啊!他完全可以繼續等待啊!

只可惜,世上沒有後悔葯,在生死攸關之際,他只能拚命,拼盡全力一擊!

「五方手!」

「水雲拳!!」

「霸天妖印!!!」

…………

老者瘋狂驅使著體內那澎湃的靈氣,雙手如同穿花引蝶一般,不斷的在面前翻轉飛舞,凝聚一道道神通。 道道靈氣凝聚,死亡、湮滅、寂滅、殺意的氣息不斷的在虛空中流轉。

一個個栩栩如生的掌印、拳印,不斷的從對方的手上暴漲開來,無限放大,橫推向前。

瘋狂朝著林逸的拳頭上砸了過去。

「砰砰!!!」

老者拼盡全力凝聚出來的各種神通,在林逸的鐵拳之下,簡直就像是一枚枚炮彈一般,不斷被砸的炸開。

反正,林逸也不變化招式,就是那樣瘋狂的錘砸,只有神通出現,就是一拳,而且在轟炸之中,林逸也在不斷的前行,跟對方拉近距離,這可把教主之境的老者嚇的亡魂俱冒啊!

他在拚命的狀態下,每一擊都是超強發揮,可竟然沒有一招能夠擋住林逸,如果再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林逸的鐵拳恐怕就要落在他的腦袋上了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