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的神威之境強者見狀也怒了,紛紛爆發出了恐怖的殺招朝著林逸打了過去。

他們可都是成名百餘年的強者,如何願意被人稱之為垃圾呢?

「轟轟!」

一道道可怕的氣息,簡直就像是炸彈不斷在天空上炸開一般,讓整個山谷都顫抖起來。

「林逸,小心啊!」

唐玉看著那鋪天蓋地的攻擊,擔心的尖叫道。

對著上官金劈出一劍之後,林逸猛的轉身,手中軒轅劍狠狠的一橫,朝著前方推了過去,劍光宛肆虐,殺機滔天,宛如萬蛇出動一般瞬間就跟那些恐怖的攻擊碰撞在了一起。

「噗噗!」

各種兵器,攻擊手段,在軒轅劍犀利的攻擊之下,竟然像是水面上的氣泡一般不堪一擊,紛紛炸開,消散在了天地間。 「這怎麼可能?」

一眾神威之境的強者眸子一瞪,一個個都宛如見到了鬼魅一般發出了驚呼。

那些不過天威之境,靈威之境,正準備衝上來的強者,全部都宛如被定身了一般愣在了原地。

十幾名神威之境強者聯手都擋不住林逸的軒轅劍,他們上去,那不是找死是什麼?

「血煞救我!」

上官金驚呼道,林逸斬向他的那道劍光,雖然,沒有對抗十幾名神威之境強者的恐怖,可此時,依舊讓他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他知道自己擋不住這可怕的一劍。

「嗖嗖!」

血煞二人一聽,頓時面色一變,上官金乃是上官家的家主,如果死在這裡,整個上官家的臉可就丟大發了。

「想走?你問過我手中的道器了嗎?」

林逸獰笑,身形一晃,后發先至,速度竟然比血煞二人還要恐怖。

「你找死!」

血煞二人怒了,雙手連連揮動,一道道宛如大海一般恐怖的力量瘋狂的朝著林逸打了過去。

只可惜,在道器面前,兩人的攻擊顯得非常的蒼白無力,金光閃爍,一切的攻擊,都彷彿晨霧遇到了陽光一般,紛紛消散在了天地間。

「噗嗤!」

一顆人頭高高飛起,上官金的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驚恐,不敢置信的神色,他可是上官家的家主,更是神威之境的可怕存在,可現在竟然擋不住林逸的一擊。

這怎麼可能?

所有人都愣住了。

「噗嗤,噗嗤!」

又是幾道悶響聲驟然響起,眾人急忙扭頭看了過去。

此時,血煞二人身上的鮮血就像是噴泉一般,不朝著四周飆濺。

「咕嚕!」

眾人惶恐,全部都後退了一步。

兩劍斬殺三名神威之境的強者,這是何等恐怖的實力啊!

在場眾人此時,沒有一個人有信心擋住林逸的軒轅劍。

不少人心裡更是充滿了後悔懊惱,只可惜,林逸準備的實在太過充分,拼財力,他還真沒有在怕的。

「一群垃圾,把身上的東西留下之後,都給老子滾!」

林逸看著整個山谷的強者,宛如在呵斥孫子一般呵斥道。

別人想要他林逸的東西,他林逸何嘗不想要這些人身上的靈草丹藥呢?

「什麼?東西全部留下?」

眾人一聽愣住了。

這尼瑪參加一場交流會,一點好處都沒有得到,現在竟然要讓他們把所有的資產都留下?

「林逸,這次我們錯了,可你也不要太囂張了,讓我們把所有人的東西留下,你吃的了嗎?」

一名神威之境的強者,盯著林逸不滿的呵斥道。

「唰!」

林逸動了,金光閃爍朝著那開口的神威強者斬了過去。

「滄溟掌!」

那名神威之境的強者一看,眼睛一瞪,體內的靈氣,宛如山澗之中翻滾的白霧瘋狂的波動起來,整個山谷內的溫度在這一刻也低了不少,一雙蒼老的大手,宛如在白霧中遊走的神龍,悠然閃現朝著林逸打了過去。

可當那些恐怖的白霧,在遇上金光的時候,卻瞬間像是被陽光照射一般,竟然快速的消失不見,同時,軒轅劍也以雷霆之勢朝著對方的腦袋上斬了過去。

「啊!!!給老子滾開!」

神威之境強者,頭皮都彷彿要炸開了,雙手上白霧繚繞瘋狂的朝著軒轅劍打了過去。

「噗嗤!」

兩道悶響,那能夠開碑裂石的手掌,在遇到軒轅劍的時候,就像是豆腐遇到了利刃一般,竟然連抵擋分毫都無法做到,就被軒轅劍切開。

「唰!」

一顆腦袋,高高的飛起,隨後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全場寂靜無聲,每個人的心裡都充滿了濃濃的驚恐。

特別是那些神威之境的強者,一個個看向林逸的目光更是充滿了濃濃的驚恐之色,他們利用秘法,苟延殘喘才活到今日,自然不想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去。

「現在,還有人有異議嗎?」

林逸宛如蓋世魔神一般,緩緩扭頭掃過整個山谷數百名強者冷冷的質問道。

「咕嚕!」

在林逸那無比可怕的目光注視下,眾人紛紛後退了一步。

「老朽告辭!」

一名神威之境強者,一臉苦澀的放下自己身上的所有東西,離開了山谷。

「老祖,老祖!」

此人背後的族人,紛紛一臉驚恐的尖叫道。

「唰!」

金光閃爍,在谷口的地面上出現一道了深不見底的劍痕。

「沒有留下東西的,一炷香之後,殺無赦!」林逸再度冷笑道。

終生惶恐,吞咽口水的聲音更是此起彼伏。

「罷了,老夫先走一步!」

又一名神威之境強者上前,一臉苦澀的放下了身上的各種珍貴材料。

有兩名神威之境的強者帶頭,剩下的那些天威之境強者就更加的不堪了,一個個簡直有如被收割的麥子,成片成片的放下身上的靈草,丹藥,轉身離開了山谷。

眨眼間。

整個山谷就變得空蕩蕩的,可是卻丹香瀰漫,靈草搖曳。

雖然每個人的財力非常有限,可架不住人多啊!

足足有接近上百名的強者,留下的東西還是比較恐怖的。

「主人,這次發達了啊!」

周小凡上前一步,看著林逸一臉激動的笑道,他之前負責幫林逸採集靈草,自然知道這些靈草的價值,跟珍貴程度了,而且這些人放下的,很多可都是外界難以尋覓的珍惜物品。

唐玉那宛如黑豆一樣的大眼睛,也同樣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作為唐門的大小姐,她見過的珍貴靈草,丹藥,自然也是多如牛毛,可林逸僅僅只是幾分鐘的功夫,就賺取到她們唐門足足幾百年的基業,她又如何不驚訝呢?

「把東西收好!」

林逸眸光凝重,看著谷口所在的方向,淡淡的說道。

周小凡一看,瞳孔微微一縮,點了點頭,便急忙開始收斂地上的東西。

「哈哈,華夏第一人,林逸你果然不俗啊!竟然能夠感知到本公子的存在?」

片刻后,一道爽朗的笑聲驟然響起,隨後一名穿著白色華服的男子,帶著之前拍賣軒轅劍的一行黑衣人出現在了谷口。 「你們不是已經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唐玉一看,歪著腦袋,一臉天然呆的看著黑衣男子問道。

「不回來的話這山谷中的靈草丹藥,他們如何拿走呢?」林逸看著華服少年冷冷的笑道,在感受到這群人氣息的瞬間,林逸便已經明白了他們心中的想法。

道器軒轅劍怕只是一個吸引所有人過來的名頭而已,這群人怕是早就吃定了一旦有道器現世,定然會引起巨大的爭端,到時候,在眾人兩敗俱傷之際,他們出來收拾戰場,不但軒轅劍可以失而復得,還能夠平白無故的得到大量珍貴的丹藥跟靈草,這可是一箭雙鵰的好事兒啊!

年輕男子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隨後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

「林逸,我倒是沒有想到你竟然有如此敏捷的智慧,不錯不錯,本公子對你有點喜歡了,跪下吧!奉上軒轅劍,我可以收你當奴僕,給你一條生路!對了,我名叫白楓,人皇榜排名第六十八!」

白楓盯著林逸殘忍的獰笑了起來。

人皇榜的含金量可比天榜要恐怖的多了,每一個名次之間的差距,都能夠輕易要了對方的性命,更不用說白楓可是人皇榜排名第六十八的超級強者,林逸在他眼中,簡直就如同地上的螻蟻一般脆弱不堪。

寵婚虐愛 「不錯,我家少爺威名赫赫,林逸,你個千萬不要自誤了啊!畢竟你在人皇榜上可是最墊底的存在!」

「哈哈,能夠成我家少爺的奴僕,那可是你的這一生中最輝煌的時刻,還不趕緊跪下,把手中的丹藥,靈草上交?」

跟在白楓背後的下人,紛紛盯著林逸冷冷的呵斥道。

雖然,之前林逸在山谷中,大殺四方,表現的非常恐怖,可他們卻絲毫沒有放在眼裡的意思,螞蟻就算是個頭再大,也只是比一般的螞蟻強壯一些而已,如何能夠跟白楓這樣宛如真正神明一般恐怖的存在相比呢?

「人皇榜?你竟然是人皇榜上的強者?」

林逸瞳孔微微一縮,有些驚訝的尖叫道。

雖然人皇榜已經現世有一段時間了,可是卻一直無人清楚這人皇榜的來歷,更無人能夠知道這人皇榜上面的強者到底都在哪裡,畢竟整個華夏,幾乎都是以林逸為尊了。

這白楓開始林逸遇到的第一個人皇榜上的強者。

白楓見自己都自爆身份背景了,林逸竟然還敢愣著,不上交軒轅劍,跟身上的丹藥,靈草,不禁眉頭微微一皺,沉聲呵斥道:「還不跪下?莫不是想死不成?」

「跪下?呵呵,的確應該跪下,收一個人皇榜排名第六十八的強者當奴才,到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林逸微微點頭,一臉認真的笑道。

「什麼?你簡直找死!」

「瑪德,你竟然敢這麼對我家主人說話,我看你是活膩味了。」

黑袍男子,跟他的手下,頓時盯著林逸咆哮了起來。

白楓那迫人的眸子也微微一眯,閃過了一道凌厲的殺機,隨後,氣息外放,天命之境的可怕威嚴,宛如颶風一般橫掃整個山谷,唐玉跟周小凡在那可怕的威嚴之下,更是瑟瑟發抖,宛如在寒風之中的小雞仔一般不堪。

「天命境?」

林逸瞳孔微微一縮,心情沉重了一分,能夠進入天命境的人都是無比恐怖的存在,幾乎每一個都有了逆天改命的能力。

他們的生死甚至已經無法利用道術來推演,因為一切都已經完全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不錯,有點眼力勁兒,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白楓說完動了,速度快的林逸的視線中只是閃過一道人影,隨後林逸便感覺自己的胸口傳來一陣劇痛,整個直接倒飛了出去。

「砰!「

二十三米開外的山體上,林逸宛如一顆巨大的隕石一般狠狠的撞在了上面,岩石咔咔裂開,林逸體內的氣血在這一刻,更是如同沸水一般在劇烈的翻滾。

「咕嚕!」

唐玉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上一分鐘,林逸還宛如絕代神王一般,手持軒轅劍喝退數百強者,好不威風,可現在,竟然連白楓的一招兒都擋不住?

「主人!」

周小凡也是面色大變,急忙衝到了林逸面前,一臉關切之色。

「咳咳……我沒事兒。」

林逸輕輕甩動了一下腦袋,咧嘴淡淡的笑道,白楓這一拳的確恐怖,一般的神威之境強者,在這一拳之下怕是都要被當場打死。

「竟然沒事兒?」

白楓瞳孔微微一縮,神情顯得有些不太滿意,當即大手一揮,風起雲湧,直接化成一隻青光燦燦的手掌,朝著林逸鎮壓而下,這手掌在前行中,竟然不斷在變大,當到林逸頭頂上方的時候,竟然化成了磨盤大小狠狠的朝著林逸的腦袋上拍了下去。

「滾開!」

林逸怒了,天帝拳,瞬間疊加,十萬斤的偉力,以無比瘋狂可怕的方式朝著那青光燦燦的手掌砸了過去。

「砰!」

悶響,驚天動地,站在附近的周小凡,在那可怕的音波中,就像是被洞穿了耳膜一般,痛苦,整個人直接直接倒飛了出去。

青光消失,林逸的雙腳陷入了地面中。

「有點意思,難怪如此傲氣,看來,的確需要本少我認真對待了啊!」

白楓見林逸竟然能夠擋住他的第二招,這神情不禁越發的猙獰起來,當即身形一晃,那無雙的速度再度爆發出來,快如鬼魅一般朝著林逸衝去。

「天闕刀法!」

林逸發出一聲怒吼,厚重的軒轅劍直接被他當成寶刀揮舞起來。

「砰砰!」

密集的悶響聲就像是鞭炮一般,不斷得在山谷內響起。

一分鐘后,白楓倒飛了出去,一臉陰沉的鎖定了林逸,如此高強度的攻擊,就算是他也無法一直保持。

林逸的實力,境界不如他,可是他的天闕刀法卻堪稱是當世少有的絕妙刀法,再加上軒轅劍的鋒利無匹,哪怕白楓的實力壓制著他,也無法討到半點好處。

「怎麼不打了?剛剛不是很牛嗎?」

林逸盯著白楓,一臉玩味的揶揄道。 「你該死!真的以為軒轅劍就能夠保你的性命?」

白楓怒了,瞪著眼睛凶神惡煞的暴喝道,這軒轅劍可是他白家當年花費了極大的代價從別人手中搶奪而來,一直被他視若珍寶,只是隨著地球上的靈氣不斷衰弱,白家也沒有太多的資源支撐他進入天命境後期,為了能夠衝擊新的境界,無奈之下,他才想出了這麼一個套路。

利用道器的珍貴,吸引世俗界的武者,引得眾人前來爭奪,然後,他在隱藏在幕後,仗著天命境可怕的修為一舉鎮壓全場,拿回軒轅劍跟大量的修行資源,只可惜他卻失算了,林逸的強大,簡直令人髮指。

「呵呵,軒轅劍能不能保住我的性命我不得而知,不過倒是可以要了你的性命!」

林逸盯著白楓詭異的獰笑了起來。

「哈哈,林逸你可真是狂妄,你以為你是誰?」

「不錯,區區靈威之境的修為,不過擋住我家主人兩招就覺得自己了不起了?」

「井底之蛙,果然可怕,主人,殺了他。」

白楓背後,那些天威之境的強者,紛紛一臉輕鬆的獰笑了起來。

可白楓的神情卻變得凝重起來,林逸的笑容實在太猙獰了,「難道他真的有殺我的本事?」這個想法剛一在腦海中浮現,就被白楓推翻了,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他可是天命之境,林逸不過只是區區靈威之境,彼此之間可是隔著好幾個大境界。

天才他白楓見的多了,能夠越級而戰的也不少,可一般都是一兩個小境界而已,就這已經可以稱之為天才了,可林逸跟他之間的差距,乃是天威,神威,天命三個大境界,九個小境界,天才終究也是有極限的,絕對不可能這麼恐怖。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