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話,別讓旁邊的侍從帶著陸書函去了。

當夜,陸書函傳信給了周慶武,說明了溫燁的情況。

周慶武第二日一早便接到了陸書函的信箋,看過了陸書函的傳來的消息,周慶武對身邊的小路子說道:「去御花園走走!」

小路子連忙應了一聲,然後跟在周慶武身後往御花園去了。

到了御花園,沒走多遠卻看見一名穿著月白色華衣的女子在這花影之中。

那背影清新亮麗,頭上的步搖隨著清風搖曳,更加多了一分說不清道不明的韻味在其中。

網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見周慶武凝視著那背影,小路子喊了一句:「何人在那裡?」

那月白色的背影回過了頭,露出了一張熟悉的美好面容。

周慶武走了過去,「嫻妃跟朕,還真是有緣分的。」

嫻妃莞爾一笑,行了一禮道:「皇上,確實巧的很。」

周慶武已經很久沒去過她的長春宮,或者說甄蓮花死後,周慶武忙著前朝之事,已經很少到後宮里來了。

周慶武虛扶了她一把,隔著衣服,他感覺了嫻妃柔嫩的肌膚,不由心中有些激蕩。

周慶武問道:「不知愛妃可願意與朕同游一番?」

「皇上能與臣妾同行,那便是臣妾之幸了,臣妾又怎麼會不願呢?」嫻妃聲音柔如春風,周慶武牽著嫻妃的手,向前走去。

身後的太監自然識趣的沒有跟的太近,只遠遠的跟在身後,給周慶武跟嫻妃留出了一段空間。

當夜,周慶武去了嫻妃的長春宮裡。

春宵一夜以後,嫻妃嘴角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翌日早上周慶武上朝,嫻妃起身體貼的伺候著周慶武更衣。

周慶武對嫻妃的溫柔服侍很是滿意,「沒想到愛妃如此可人,朕這段日子,倒是錯過良多。」

嫻妃抬頭看著周慶武深情道:「皇上這可折煞臣妾了,能讓皇上記得,便是臣妾的福氣了。」

周慶武笑著拍了拍她的手,然後轉頭上朝去了。

「臣妾恭送陛下。」

身後,嫻妃低著頭,讓人看不見眼裡的情緒。

待周慶武的身影消失,嫻妃緩緩站起了身,向屋內走去了。

「拿紙筆過來!」嫻妃吩咐了一句。

「是,娘娘。」侍女應了一聲,下去拿了。而

嫻妃坐到了桌前,叫來了一名護衛:「讓你查的可清楚了?」

那護衛道:「是,陸小姐的住處已經查明了。」

嫻妃點了點頭,「你先去外面候著吧!」

「是,娘娘。」

不多時,侍女拿來了筆墨紙硯,嫻妃提起毛筆,想了一會兒,在紙上寫了幾句話,待墨跡幹了,方才裝進了信封。

她重新喚來了剛剛的護衛,對那護衛道:「拿著這份信,親自交給陸輕紫,別被人發現了。」

那護衛接過了信放在懷中,拱手道:「屬下遵命!」 陸輕紫接到嫻妃的密函時頗為驚訝,她沒想到嫻妃竟然會還記得自己,也沒想過嫻妃會找到自己現在的住處。

拿著密函回了自己的房間,看完了嫻妃給自己的密函銷毀,陸輕紫心中有些猶豫不決。

嫻妃告訴自己,她的一雙兒女並沒有死,如果陸輕紫願意幫助她,說不定她能保住陸輕紫,重新見到陸青跟溫萌。

正在陸輕紫想著要不要重新進宮去見嫻妃的時候,周青梧敲響了她的房門。

陸輕紫整理好了情緒,”進。”

周青梧推開門,邁步走了進來。

“輕紫,溫燁中毒了。”

周青梧開口第一句話便是這一句,陸輕紫聽了,心裡已經沒有任何波瀾。

或許是因為失望的次數太多,心痛的次數也太多,讓陸輕紫對溫燁已經徹底不再抱任何幻想。

“嗯。”陸輕紫淡淡的應了一聲,周青梧覺得有些奇怪,陸輕紫對溫燁中毒一事竟然這樣平靜。

“我的孩子,沒有死。”陸輕紫想了想,把嫻妃先給自己的信說給了周青梧聽。

“嫻妃給你的消息?”周青梧有些疑惑的看著陸輕紫。

陸輕紫點了點頭,”是。”

周青梧嘴角一勾,露出了一抹笑容:”那十有八九,此刻孩子就在皇宮裡了。”

陸輕紫問道:”怎麼講?”

周青梧笑著說道:”若不是在皇宮裡,你當時又怎麼會查不到一點蛛絲馬跡?而且,嫻妃又怎麼會知道孩子沒有死?”

陸輕紫想了想,確實是這個道理,她看著周青梧不好意思似的笑道:”生了孩子,腦子也不好用了。”

周青梧眼裡的寵溺一閃而過,”怎麼會,你現在便給嫻妃回信,叫她派人來接你入宮吧!”

陸輕紫點了點頭,回了封信,正愁不知道該怎麼傳給嫻妃。

沒想到第二日那護衛又來了,嫻妃似乎已經猜到陸輕紫一定會答應一般。

那侍衛看著陸輕紫道:”嫻妃娘娘派屬下來接陸小姐進宮!”

“現在么?”陸輕紫問。

侍衛回道:”不,今夜,屬下會送衣服過來,喬裝成宮中侍女,隨屬下入宮,所以希望陸小姐提前有個準備。”

陸輕紫看了一眼周青梧,問那護衛:”我可以帶他一起入宮么?”

那護衛猶豫了一會兒,說道:”屬下要先回去問了娘娘的意思才行。”

陸輕紫道:”有勞了。”

那護衛走了,周青梧看著陸輕紫問:”為什麼要我也一起入宮?不怕我有什麼別的心思?”

陸輕紫道:”我信你。”

周青梧笑了笑,沒有說話。

夜裡護衛送了兩套宮裡侍女跟護衛的衣裳過來,兩個人換了,一起坐上了馬車往宮裡去了。

因為有嫻妃的命令,這一路倒也還算妥帖,沒出什麼岔子。

進長春宮,嫻妃已經等了裡間。

燈火通明下,陸輕紫行了一禮,便迫不及待的問道:”嫻妃娘娘,我的孩子,是不是在宮裡?”

嫻妃楞了一下,笑著說道:”是。”

聽見孩子在宮裡的消息,陸輕紫舒了口氣,接著便喜上眉梢,她的孩子竟然真的還活著!

S級獨家暖寵通緝令 這對於她來說,足以燃起她活著的希望了。

我有億張召喚卷 陸輕紫的語氣幾乎祈求一般,看著嫻妃說道:”嫻妃娘娘,可不可以帶我去看看他們?”

嫻妃猶豫了一會兒說道:”跟我來吧!”

陸輕紫此刻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見到自己的一雙兒女,她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不讓自己的激動表現出來,就像一名宮女一般走在嫻妃身後。

跟著嫻妃走了許久,終於到了一處宮殿門前,守門的人見人嫻妃來了,立刻打開了殿門。

邁步過了門檻,嫻妃徑直向裡間走去。

裡面只有一個宮女看著,並無多餘之人。

嫻妃揮手摒退了,這屋子裡便只剩下了嫻妃與陸輕紫幾人。

看著搖籃中熟睡的兩個孩子,陸輕紫掩面差點哭出了聲音。

周青梧走到了陸輕紫身旁,輕輕擁住了她的肩膀。

嫻妃看了一眼陸輕紫道:”陛下曾經給這兩個孩子下了毒。”

陸輕紫流著淚鬆開了手,看著嫻妃不敢相信的問:”他給兩個孩子下了毒?”

陸輕紫心中大震,片刻后,她幾乎是從牙縫裡逼出一句話來:”我要殺了他!”

嫻妃看著已經恨極了的陸輕紫,緩緩說道:”不過好在,孩子並未中毒。”

“真的?”陸輕紫有些不確定的望著嫻妃問了一句。

嫻妃肯定道:”是,本宮還需要騙你不成?”

陸輕紫對著嫻妃行了一禮,看著她道:”謝嫻妃娘娘的救命之恩。”

嫻妃扶起陸輕紫,看著她道:”本宮這樣做,你已經知道了是為什麼,現在,你能否能親口給本宮一個答案了?”

陸輕紫看著搖籃里正在熟睡著的一雙兒女,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臣女,願意幫助娘娘。”

嫻妃拍了拍陸輕紫的手,笑著對她說道:”有你這樣一句話,也不枉費本宮對你的一番心意。”

看過了孩子,嫻妃又派人帶兩人出了宮。

當回到住處的時候,周青梧跟著陸輕紫來到了她的房間,問她道:”輕紫,你真的要幫嫻妃?”

陸輕紫看著他點了點頭,問周青梧道:”不然呢?我現在還有別的選擇么?我的一雙兒女,已經在他們的手上。”

“唉!”周青梧嘆了口氣。”那這件事成了以後,你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陸輕紫搖搖頭:”我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現在該做什麼,我只想要回我的孩子。”

說著話,陸輕紫眼裡蒙上了一層水霧。

周青梧安撫道:”我會陪著你的,我不說了,瞧你,又要哭了!”

“謝謝你。”陸輕紫看著他道了一句。

“不必道謝。”周青梧凝視著那一雙眸子輕聲道:”這些都是我甘願的。”

陸輕紫聽了,心裡說不出上是什麼感覺。

曾經,這個男人要她跟他一起去江南。

可是自己卻為了溫燁而拒絕了,而現在,竟然也是這個人,陪在自己身邊。

而溫燁,卻一直在別人的身邊。 這一夜,陸輕紫欣慰自己的孩子還活在這個世上,但是也同時開始有些愁苦,天亮以後,就要去為嫻妃尋葯。

想要幫助嫻妃得到周慶武的寵愛,並且穩固了這恩寵,便只能有這一條捷徑可以走了。

經過了大概半月有餘,陸輕紫終於為嫻妃尋來秘葯。

這一段時間,每隔幾日,嫻妃便會派人來聯繫,以防錯過什麼。

取了葯的第二日,正好便是護衛來找陸輕紫的時候。

“我要進宮。”陸輕紫看著護衛道:”我已經尋來了娘娘要的東西。”

護衛應了一聲,”我回去稟告一聲,若是沒有什麼意外,今夜我會來接陸小姐。”

陸輕紫點了點頭,到了夜裡的時候,護衛果然來了,像上次一樣給了陸輕紫一套衣服,帶了陸輕紫進宮。

到了長春宮裡,護衛引著陸輕紫到了嫻妃面前。

護衛拱手道:”娘娘,人帶到了。”

嫻妃點了點頭,”你下去吧!”

“是。”

護衛走了,嫻妃摒退了其他人,看著陸輕紫問道:”拿到了?”

陸輕紫點了點頭,從懷裡掏出了一個白色瓷瓶,遞給了嫻妃,”這便是了,還請嫻妃娘娘過目。”

嫻妃拿過來倒出來看了看,跟普通的丸藥並沒有什麼異常,”真的有用嗎?”

陸輕紫徐徐說起了這葯的功效,嫻妃眼睛一亮,”若是真的有用,本宮倒要謝謝你了。”

“娘娘客氣了。”陸輕紫笑著說道。

正在這時候,外間突然傳來了一聲花瓶破碎的聲音,”誰!誰在外面?”

說著話,嫻妃已經快步走了出去,陸輕紫緊隨其後。

門外,是一名一臉驚恐的少女,她穿著宮裝,看起來,也是一名嬪妃。

“原來是嫣然啊!”嫻妃似笑非笑的看著她道:”你在這裡做什麼?”

“嫣然?”陸輕紫有些疑惑的問了一句。

嫻妃淡淡說道:”這是本宮家中同父異母的妹妹。”

急品小師妹 “長姐……”嫣然明顯很是害怕,看著她道:”我、我只是想過來看看長姐。”

對於嫣然的話,嫻妃根本沒往心裡去,只反問道:”你都聽見了?”

嫣然點點頭,又搖搖頭。

嫻妃一笑:”既然聽見了,本宮可就不能放你走了!”

當陸輕紫看見嫻妃叫來一名護衛,將嫣然一刀斃命的時候,不由伸手捂住了嘴,”娘娘……”

嫻妃看著陸輕紫,臉上的笑容還是那麼溫和,彷彿眼前的屍體並不是自己的妹妹,而是一隻貓狗罷了!

“去通知陛下,說本宮的妹妹被甄家餘孽殺了!”

嫻妃淡淡的吩咐了一句,那護衛立刻去了。

周慶武驟然聽見後宮妃嬪被甄家餘孽殺,不由震怒。

“劉洪!” 迷婚計:前妻,從了我吧! 周慶武怒道:”去把劉洪叫來!”

小路子連忙去叫了,等到了大太監劉洪到了的時候,正看見了勃然大怒的周慶武,不由心中有些顫抖。

“陛下!奴才在。”

周慶武看著他道:”祥嬪被甄家餘孽所殺,你現在便帶人徹查後宮,不許放過任何可疑的人!”

劉洪連忙應下,”是,奴才這邊去辦,陛下息怒。”

說著話行了一禮,然後便急忙帶人走了。

徹查六宮的消息很快便傳到了嫻妃的長春宮,陸輕紫一瞬間驚慌:”娘娘,臣女不該在這裡!”

嫻妃卻是一臉的雲淡風輕,看著她說道:”瞧你嚇得,本宮又怎麼會做這樣的事?劉洪是自己人,你大可安心就是。”

聽見嫻妃這麼說,陸輕紫的心稍稍安穩了下來。

但是當劉洪帶人來到長春宮的時候,陸輕紫到底還是有些膽戰心驚。

劉洪進來對著嫻妃行了一禮說道:”嫻妃娘娘,奴才奉命徹查六宮。”

嫻妃點了點頭:”既然這樣,那邊好好查,也別枉顧了我妹妹的一條性命。”

“多謝娘娘體恤。”劉洪笑著應了一聲,當她帶人路過陸輕紫身邊的時候,卻是沒有多看一眼。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