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五十一章·秘密行動 實驗室內,柳塵獨自一人,看着手裏取出來的一團神祕能量物質,正是之前從蜂巢裏面獲得的一團超聚變物質。

這東西一直放着,從未用過,沒想到現在要利用了,畢竟唯一的辦法就是配置超聚變藥劑出來。

在聯邦裏面,一千多年來,似乎從未有人成功完成超聚變狀態,不過曾經已經消失的帝國就有人成功過。

超聚變,是一種比起裂變更強大的狀態,就像是原子核彈和氫彈的巨大區別一樣。

核裂變,核聚變,兩者產生的效應和破壞力是不一樣的,總之,基因裂變和基因超聚變是不一樣的就是了。

“希望有用吧。”柳塵露出一絲苦笑。

他深吸一口氣,拋掉了所有念頭,心靈放空,徹底平靜下來,這纔開始配置一種從未配置過的高級藥劑。

超聚變藥劑,主要原料就是超聚變物質,沒有這東西別想配置成功,理論上就是增強超聚變物質的一種效果,降低危險和不良因素。

外面,一羣藥劑師們緊張的等待着,一個個都露出了着急的神色,但沒有人再說話了。

伏月都說了,她自己一樣很着急,但還是靜靜的守護在實驗室門口,一動不動,內心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伏月越來越着急了,好幾次想要看一看裏面的情況,但都生生忍住。

她知道,柳塵說過的話絕對不能忽視,說不能有人看,不能有監控肯定就是不能,否則絕對不會爲她配置藥劑。

足足等待了三個小時,外面的人差點都急瘋了,好幾次,都有人忍不住要闖進去了,但被伏月狠狠的瞪了回去。

咔嚓!

三個小時後,終於,實驗室大門打開了,從裏面走出了一個青年,正是配置藥劑的柳塵。

所有人齊刷刷看過去,伏月豁然轉身,看着走出來的柳塵,臉上帶着一絲絲忐忑和期望。

“可以了!”柳塵點點頭,露出一絲微笑。

總算完成了藥劑的配置,還真的不容易,而且還是一次成功,足足花費了三個小時才成功啊。

過程中,柳塵幾次差點就失敗了,還好在強大心靈之力的操作下,還是圓滿完成藥劑配置。

兩份超聚變藥劑成功配置出來,讓他鬆了口氣,但同時又有些緊張,到底有沒有效果要看過才知道。

“走,帶我去基因艙那裏。”柳塵沒有廢話的說出。

伏月驚喜,壓着內心的激動心情,帶着柳塵快速的返回了基因艙那裏,身後,一大羣的基因藥劑師跟着過來了。

他們很好奇,到底是什麼辦法,讓一大羣藥劑師們心癢癢的,恨不得抓住柳塵問個清楚。

可惜現在不是時候,救大總統纔是最關鍵的,只要成功救過來了就證明柳塵真有辦法。

基因艙內,柳塵和伏月站在大總統的療養倉前,看着躺在裏面,渾身皮膚泛着黑氣的大總統,渾身基因組正快速衰竭,身體面臨着消散的危機。

“伏月,成不成我不知道…”柳塵再次提醒一句。

伏月深吸一口氣,說道:“注射吧,我沒有辦法,這是唯一的辦法,我要冒險一試,就散失敗了…”

她沒有繼續說,臉色暗淡,失敗了就等於沒了父親,她的整個世界都將失去色彩,未來甚至不得不逃去天河深處。

畢竟大總統一旦出事,昔日的政敵,甚至敵人會紛紛冒出來,身爲大總統的女兒,怎能倖免於難,沒有好下場。

滋!

柳塵上前,將一支超聚變藥劑注入其中,透過基因艙直接注入大總統的體內,完成了注射。

接着,就是符老,一樣注射了另外一支超聚變藥劑,這是柳塵唯一製作出來的兩支超聚變藥劑。

至於效果是否能達到自己的目的和理想程度,就不得而知,總之,柳塵心裏也是有些忐忑的。

若是不成功,等於說是他加速了大總統死亡,甚至被外面的一羣人戴上謀害大總統的罪名,當成替罪羊。

不是他們心狠,而是會被有心人直接利用,讓柳塵做替罪羊,這是可以肯定的一幕,失敗就是這個下場。

嗡!

剛剛注射完畢,基因艙忽然傳來一陣顫抖,裏面,大總統的身體出現了一絲絲顫抖,抽搐,渾身冒着一股股黑氣。

這種黑氣,看着是一種氣體,實則是身體正在湮滅的一種徵兆,化作黑氣一點點湮滅消失。

柳塵面色凝重,一眨不眨的盯着裏面的情況,在大總統身上,冒着一絲絲黑氣,越來越多,彷彿身體正在加速崩潰。

他面色微變,暗想難道失敗了,導致基因組加速崩潰,正負基因能量相互加速湮滅了?

伏月臉上一樣變得恐慌起來,但她死死的忍住,沒吭聲,兩眼淚水閃爍,內心越來越絕望,難道失敗了?

不僅僅是大總統,連帶着符老一樣,注射了超聚變藥劑後,身體出現了詭異反應,似乎在加速崩解消散一樣。

基因正負能量對撞,相互湮滅,產生一種身體隨之崩散的可怕情景,一點點化作灰燼。

“咦?”正當柳塵以爲失敗之際,驚訝發現,大總統體內正涌出一股股全新的能量氣息波動。

那是一種新生的力量,衰竭的基因網絡漸漸有了復甦的跡象,一股全新能量注入,讓基因組換髮一絲生機,越來越強。

這就形成了一種抗衡,抵住了基因組湮滅的速度,越來越強烈,最後竟然形成了平衡。

大總統,符老,兩人的身體不再產生黑氣,反而越來越少,最後泛着黑氣的皮膚漸漸恢復了光澤紅潤。

本來萎靡的肌肉,衰竭的身體正一點點恢復,體內涌現出一股股強烈的生機,能量波動越來越強了。

“有希望!”柳塵驚喜,總算鬆了口氣。

還好藥劑發揮了效果,柳塵算是鬆了口氣,暗暗慶幸,剛剛配置藥劑的時候加了一滴稀釋的黑物質。

導致藥效超強,才勉強抵住基因正負湮滅的情況繼續,穩定了崩潰衰竭的基因組,漸漸修復過來。

這是好現象,而且,隨着衰竭停止,基因組正在快速的換髮生機,開始進入一種真正的超聚變狀態。

本來的狀態是虛浮的,不完整的,甚至被高等粒子能量直接催化出來的,不是真正的超聚變。

現在的變化,纔是真正基因超聚變狀態,正釋放出一股股可怕的能量,越來越可怕。

轟!

突然,兩個基因艙猛然爆炸,兩股可怕的能量釋放出來,灼熱的光芒,彷彿兩顆核彈在療養倉裏面爆發。

柳塵面色大變,拉着伏月一個閃身就飛了出去,臉上露出一絲驚悚,看着裏面療養室裏面完全被一股可怕的能量崩成了粉末。

正當所有人驚恐等死之際,那兩股爆發的能量忽然一頓,快速收斂,彷彿氫彈爆炸又快速倒捲回去。

一切平息,療養室消失不見,裏面所有東西都被剛剛爆發的兩股可怕能量氣化消失。

若非柳塵反應快,拉着伏月直接衝出來,可能都被氣化了,當然了,柳塵身體熔點高達1萬°,自然不會輕易就死。

但伏月不行,肯定被氣化,還好一切都沒發生。

“成了嗎?”伏月滿臉激動,看着療養室裏面兩團灼熱的光芒。

那刺眼的光,恐怖的溫度將四周鋼鐵都燒融化了,還好裏面兩股能量漸漸收斂,控制,纔沒有造成更大的破壞,但足以令人恐懼了。

超裂變都沒這麼可怕,這就是超聚變的強大效果,彷彿氫彈一般,一下子釋放出恐怖的能量高溫,毀滅萬物。

呼!

許久後,當兩團能量徹底收縮消散,露出了裏面的情景,正有兩個人靜靜的漂浮在空中。

兩人,渾身包裹着一團強烈的光焰,看不真切,依稀可見那就是之前昏迷垂死的大總統和符老。

大總統完全恢復了,渾身氣息強大恐怖,超越了裂變級,成爲了一名真正的超聚變強者。

而符老更驚人,斷掉了手臂重新生長,氣息恐怖,一樣完成了超聚變狀態的轉化,基因徹底復甦,脫離了湮滅危險。

雖然失去了體內那些高等粒子能量,但至少撿回一條命,而且完成了真正基因超聚變進化。

“成功了!”柳塵徹底鬆了口氣,對着伏月微微點頭,笑道:“已經沒事了,大總統和符老徹底恢復,而且完成了超聚變,可喜可賀。”

“我先走了!”

說完,柳塵不等伏月迴應,轉身直接走了,這裏已經不需要他。

剛轉身走過,柳塵立刻被一羣老者攔住,一個個面帶激動瘋狂的表情看着他,彷彿在看待一個美人。

這眼神讓柳塵渾身哆嗦,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攔路的一羣老者,都是一羣藥劑大師。

“那個,我想問,您是怎麼做到的?”一位老者期期艾艾的問了句。

另一個老者更着急,問道:“我想問,大總統的毒,你到底是怎樣解開的,你配置了什麼藥劑?”

“對對對,我們想知道,大總統到底中了什麼毒,怎麼解的?”

一大羣老者攔路,你一言我一語,讓柳塵頭大。

“停!”

柳塵喊了句,一本正經道:“我明確的告訴大家,大總統和符老兩位沒有中毒,只是突破的時候出了點問題。”

說完柳塵直接走了,留下一臉懵逼的老人們,一個個面面相覷,傻眼無比,沒中毒?

“怎麼可能?”

“沒中毒?”

“那不是毒,是什麼?”

幾個老者面紅耳赤,感覺被柳塵耍了,那不是毒是什麼,能讓基因組衰竭湮滅的不是毒是什麼?

不管他們怎樣想,柳塵都走了,而大總統,符老兩人醒來,相視一眼,看向眼前一臉着急擔心的伏月,放心下來。

“大總統,我們算是從鬼門關裏走了一遭!”

符老一臉苦笑的看着大總統,兩人相顧無言,心有餘悸。

大總統淡淡一笑,穿上一套新衣服,才消去一身沸騰的氣焰,落在了伏月的面前。 紅衣女子欣喜的摸著臉,嘀咕道:「眼睛終於找到了,好開心哦。可是眼睛不夠新鮮啊,要是能新挖一個新鮮眼珠子就好了。」

我和張紹天同時跪了……

大姐,我們的眼珠子不好,您行行好,別挖我們的……

紅衣女子盯著我,笑道:「這裡真有一對新鮮眼珠子啊!」

張紹天疑惑道:「不應該是兩對新鮮眼珠子嗎?為什麼只算顏漠的?」

我……!!!

兄弟什麼時候了,能不能不要在意這些細節啊!!

而且人家要的是人類的眼珠子,不是鬼兄弟的眼珠子!

紅衣女子突然閃過來,手掐著我的脖子,我全身陡然一涼。

嗚嗚嗚……

勞資不會交代在這兒吧?!

紅衣女子用她不新鮮的眼珠子盯著我,道:「很不錯的眼珠子,我的眼睛被人挖了,害得我一直用別人的眼珠子。你的眼珠子我就收下了。」

不不不不不不好!!

收下是什麼鬼!你是搶好不好!我根本沒把眼珠子送給你,你就不該用收這個詞!!

紅衣女子的手慢慢伸向我的眼睛,我感覺周身血液都凝固了,看著那手越來越靠近,窮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了,在某一個瞬間,我渾身的寒毛都直直的豎起來。

張紹天像是做了很大的決心一樣,咬牙道:「你放開她,要挖,挖我的眼珠子。」

我:「……」兄弟,好意我心領了,但是人家要的不是你的眼珠子,人家要的是人類的眼珠子。

紅衣女子只對張紹天說了一個字,「滾!」

張紹天:「……」

說完,紅衣女子嘿嘿笑著,掐在我脖子上的手越來越收緊,另一隻手越來越靠近我的眼睛。

我:「大姐,你只是挖我眼珠子而已,沒必要殺我啊,你能不能不要掐死我呢?手可不可以稍微松一點,不然我會死的。」

紅衣女子:「哦,可是這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只要你的眼睛,你的命在不在跟我有什麼關係?」

我:說得好有道理啊!完全無法反駁啊!!

我認命的閉上眼睛,也許今天是我最後一次看到世界萬物了……

突然,一陣妖風襲過來,周圍獵獵風聲,紅衣女子也回過頭查看,只見一個黑衣男子幽幽站在不遠處,眼神直勾勾的盯著紅衣女子。

我和張紹天異口同聲道:「山蜘蛛!!」

對!!

絕對不會錯的,那張和我一毛一樣的臉啊!

我就是化成灰我也不會認不出自己的臉!!

山蜘蛛幽幽的嫌棄道:「早跟你們說了,我雖然是山蜘蛛,但是你們叫我山蜘蛛給人的感覺怪怪的,就好像有人直接叫你們為人類一樣。」

是滴,你是這麼說滴……

可是你後面不是說了反正你沒名字,這麼叫就這麼叫的嗎?

怎麼反臉就不認賬了……

紅衣女子的手依舊掐在我的脖子上,問道:「你想怎樣?」

山蜘蛛一雙深邃的眼中閃動著冷酷的光芒,周圍妖風見長,他的黑色漢服更是顯得飄逸,可全身卻散發著一種凌厲的殺氣,喝道:「滾!!!」

頓時,無數條蛛絲猛然從他袖子里探出,像是箭矢一般,矯捷如豹,翻騰嘯叫,在月光下舞出美麗的軌跡,四面八方的刺向紅衣女子!

紅衣女子大吼一聲,怒道:「你幫他們不幫我!!」說完紅衣女子便避開蛛絲慌不擇路的逃走了。

我處於驚愕之中……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