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安東本就是我族地,與我在地獄中相依爲命,早就是一家人,他一直在外面任職,這次聽說侯爺來了,一定要趕回來見你,所以,我與大王就遂了他這心願。”斐麗在一旁親和笑道。

秦羿倒是頗覺的有些驚訝,笑道:“我不過就是地獄裏一流浪客,又不是什麼大人物,哪用斐將軍這般客氣。”

斐安東忙拱手,恭敬道:“先生太謙虛了,我在邊境任職,曾聽聞不少東方偷渡客講過東方的要聞,要說東方地獄裏風頭最盛,名氣最大的就數先生了,就連秦廣王都曾有意傳大位給先生。而且先生曾經滅殺過路西法的一道魂核,就憑這一點,哪怕是在西方地獄,也是足夠轟動天下了。”

聽到斐安東的話,瑪門與斐麗都是大爲驚詫,尤其是瑪門,他雖然也算是地獄最初的一批老人了,但自從撒旦沉睡,地獄的能量急劇下降以後,神魔修爲都大不如從前了。然而,東方的秦廣王那絕對是一個可怕的存在,瑪門沒跟秦廣王打過交道,但路西法等人都對此人忌諱莫深,足見其強大。

而秦羿竟然是東方地獄之主的候選人,其身份,其能量怕絕非想象的那麼簡單。

此前瑪門與秦羿結拜,全是一腔熱血,以及對秦羿大恩的感激之情,對他智謀的拜服。而如今,聽到斐安東的一番話,才知道這位義兄如此了得,更是多了幾分敬意,同時暗歎自己作出了多麼英明的決定,這完全是抱上了一條“大腿”啊。

“義兄還曾廢過路西法一道魂核?難怪他不惜一切代價,想置你於死地。”瑪門驚訝道。

“都是陳年舊事了,不值得一提。”

秦羿擺了擺手,他還是很低調的。

“安東,你專程趕回來,不會就是爲了見一眼秦先生吧?”斐麗提醒斐安東道。

斐安東趕忙單膝跪地,拱手拜道:“秦先生,我想拜你爲師。”

“我如今修爲淺薄,怕是當不了你的師父,至少瑪門大王的修爲遠在我之上,修爲上的事,你完全可以請教他。”秦羿並沒有答應。

“我聽聞東方有鬼谷謀略之道,可縱橫天下,有兵家之法,可無敵天下,有王者之術,可統御天下。師父是東方人傑,必定精通這些要術,還請教我。”

豪門盛寵:老婆,我只疼你! 斐安東激動懇求道。

他雖然很早就流落到了地獄,但正是因爲這段特殊的經歷,讓他看到了天界、地獄無論在軍制還是在管理上存在着嚴重的缺陷與漏洞,斐安東把目光落在了東方,併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他是一個有雄心壯志的人,要想革新地獄,必須採納東方之道,融貫東西方可得大道。

只是他因爲身份以及各種原因,很難真正去東方求學,只能是從那些東方來的遊民,以及凡間傳遞的一些資料去了解東方。

如今秦羿的到來,對他來說,無疑是大旱逢甘霖,斐安東是絕對不會錯過這個機會的。

“你想學習的這些,我都有所涉獵,但是在我東方,一日爲師,終生爲父,師道尊嚴大如天,這些你又知道嗎?”秦羿笑問。

斐安東跪地拜道:“師父,我一心求道,此後唯有光明與恩師常在我心,還請秦先生收我爲徒,我必終生以父之禮相待。”

“大哥,你看他一番誠心,而且我覺的斐安東是個可造之才,大哥不如就收他爲徒吧。”斐麗道。

“是啊,如今天界秩序崩潰,他也想立一番大志,大哥就全了他這番心意吧。”

瑪門也懇求道。

“義父,小羊也要學東方的神法,你也教教我吧。”小羊眨巴着眼,可憐兮兮的看着秦羿。

“好,既然你們有心想學,那我就收了你們二人。”秦羿沉默了片刻,點頭道。

從第一眼看到斐安東起,秦羿就認定這個年輕人絕非池中之物,一個在地獄生存的天使,還能有如此純正的能量,如此純正的氣場,這說明了這個年輕人有很強的自制力與恆心。

反之,像託雷,雖然貴爲神主之子,血脈何等純淨,到頭來自甘墮落,卻成了這副光景。

兩人一正一反的差別,讓秦羿生出一個大膽的念頭,如果斐安東能成爲天界的神主,如此一來,西方的整個天地兩界,豈不是都成了自己人?

到時候,他與秦廣王,甚至是天界衍道等人的對峙,無疑多了一個強而有力的籌碼。

這是值得的。

“斐安東、小羊,你還愣着幹嘛,趕緊多謝秦先生啊。”

斐麗歡喜提醒道。

“斐安東、小羊,拜見師父。”

兩人歡天喜地的跪地拜師,又按照東方的禮制給秦羿敬了香茶。

因爲在惡魔之地待的時間有限,秦羿在有限的時間內,傳授斐安東兵法、謀略之法、帝王心術,雖然這三門他自身修持的也有限,但傳授一個西方人是足夠了。

尤其是老鬼王當年留下的九轉幽冥訣與手札中,頗多涉獵,秦羿如今修煉的是方寸山先天之術,這些皮毛留着也並無大用,索性一併兒傳授給了斐安東。

斐安東果然天資卓越,由於平素對東方文化有着濃厚的興趣,他的華夏語水平還算可以,這倒是省了秦羿不少心,但遇到不解之處,指點一二。

斐安東認真的學習,並偶有心得,倒是也能讓秦羿眼前一亮。

到了第二天清晨,斐安東才離開了秦羿的住地,在踏出房間的那一刻,這位天界的少年並沒有意識到,他的這次拜師,他的所有努力,即將改寫整個西方神魔界的歷史。

“秦先生,布魯斯大人有請。”護衛走了過來,恭敬道。

“我知道了。”

秦羿揮了揮手,讓護衛退下,坐在窗臺邊,不疾不徐的喝了一杯清茶。

地獄初晨的陽光紅的有些刺眼,新的一天來了,秦羿知道,這次出使的任務也該到了告一段落的時候了。

一杯清茶喝完,秦羿往馬克的城堡而去。

一晚上的時間,足夠很多事情發酵了,然而到現在整個惡魔之地依然如常,這說明了,馬克真的沒有那麼重要。

他的死,對於整個西魔族來說,不過是一個泡沫,看起來五彩斑斕,一戳破,就什麼也沒有了。 對於布魯斯來說,過去的一個晚上是漫長的,他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煎熬中度過。

他在等待着惡魔之地的變動,然後再做決定,然而真如秦羿所說,馬克的死,就是個狗屁,整個晚上連狗都沒叫過一聲,也就是說,這個人根本無足輕重,是他看走眼了。

馬克既然無足輕重,改變不了大局,也無疑證明了,他這次出使完全失敗了。

而秦羿成了勝利的一方,不僅僅如此這傢伙還替瑪門搬掉了最重要的一塊絆腳石,令惡魔之地的凝聚力更強了。

這讓他不得不佩服,任何一切有關於這個東方神人的傳說,他就像是風暴走到哪,這股風暴都不會停息,必定會引起驚濤駭浪,而如今則是輪到路西法了。

這麼多年下來,布魯斯對路西法雖然不滿,但總體而言是比較信任,比較崇敬的,但現在他發現路西法遇到了一個真正的對手,此人無論是手段還是智謀似乎都在路西法之上。

至少他的辯才是無與倫比的,只是三言兩語總能揭開最尖銳,最殘酷的一面,哪怕是他再不願觸及,再不願面對,最終還是得承認,秦羿說的每一句話都是那麼的正確。

思考了一整晚,布魯斯認定秦羿絕非一個凡人。

他跟着路西法這輩子最多也就是個三號人物,很可能一輩子都回不到天界,因爲路西法的野心還不夠強大,而且,他沒有打回天界的企圖,在路西法的世界裏永遠是天地不相容,各執一方是最好的結局。

而如果和秦羿合作,他很有機會實現那遙不可及的夢想,也許他只是被利用,也許等待他的是死亡,但這無數年的黑暗生涯早已讓他枯燥無味。

人不都是靠搏,才能得償所願嗎?就算是被利用了,丟了命,無非是應了固有一死而已。

地獄的能量一天天的在損耗,尤其是他們這些老人,能清楚的感覺到生命正在流逝,無力迴天。

遲早都是個死,拼了。

打定了主意,布魯斯準備好了香茶,他是刻意讓衛士找斐麗夫人討來的。

茶雖然泡的很糟糕,但也算是一點心意了。

秦羿邁着輕快的步伐走了進來,看到布魯斯,滿臉輕鬆笑道:“布魯斯大人,看來你是考慮明白了,對嗎?”

布魯斯點了點頭道:“沒錯,我可以與你合作,只是我跟你合作能得到什麼好處?”

秦羿摸了摸鼻樑,看着天花板道:“好處,你可以取代路西法,以英雄之身凱旋迴到天界,就算你做不了神主,至少也是護國重臣,這一點待幹掉路西法後,我會給你具體的方案。”

“其次,你無須懷疑我的信用,因爲我終究是要離開這的,我只是希望未來西方有一個自己的朋友,不至於在後面扯我的大腿,而我覺的你是個不錯的人選,我們完全可以交朋友。”

“瑪門掌管地獄,這基本上是板上釘釘的事了,若是你能執掌天界,整個西方神魔界必定和平,而且都是我的朋友,這對我是一筆無窮的政治財富。”

“你我的利益是共通的,就這麼簡單。”

秦羿很輕鬆,很真誠的回答。

布魯斯看着他清寒無底的雙眼,不像是在敷衍他,想了想便道:“既然如此,你我必須簽訂一個盟約,絕不允許做背信棄義之事。”

秦羿正巴不得有具體的盟約,這樣一來布魯斯就徹底的跑不了了,只要膽敢背叛,盟約暴露到路西法之手,就是他的末日。

“好,大人你來起草吧。”

秦羿道。

布魯斯很滿意,從口袋裏拿出一張漆黑的帛,上面早已有印刻好的古老符文與盟約,他咬破手指在上面滴血並簽下了自己的大名,然後交給秦羿道:“這個是我們地獄最毒的暗魔黑書,上面有最惡毒的詛咒,誰要是違背了盟約,必將遭到暗魔神的詛咒,在痛苦中化爲灰燼,我簽完了,該你了。”

“你確定對東方人也有效嗎?”

秦羿笑問。

“這個……不過,這是我能想到合作最有誠意的法子了。”布魯斯皺眉道。

“好,我籤。”秦羿亦是破了指尖,用血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千萬不要以爲這只是空文,從古自今,還沒有背叛者能逃過暗魔神的詛咒。”布魯斯提醒了一句。

“你我是朋友,有共同的理想,只有合作,沒有背叛。”

“好了,盟約也簽了,你收管好,咱們該談談正事了。”

秦羿道。

“說吧,你需要我怎麼做。”兩人簽訂了盟約,布魯斯心裏也踏實了,兩人在茶案邊坐定下來,商討道。

“你回去第一件事,就是告訴路西法,你已經搞定了瑪門,瑪門絕不出兵。”

“至於你帶來的這幾個隨身衛士,最好讓他們永遠消失了,因爲他們見過我。”

秦羿吩咐道。

“這個不用你說,就在昨晚,我已經讓他們去見撒旦了。”布魯斯冷酷道,“現在的關鍵是,路西法一定會知道馬克死了的消息,我如何自圓其說?”

“這個很簡單,首先瑪門會作出一個驅逐我的舉動,然後大舉歡送你。至於馬克,你完全可以把他栽贓成他是我的支持者,並被我遊說意圖反了瑪門,所以這才遭了橫禍。”

“瑪門這邊也會盡全力配合你,所以,這一點無須擔心。”

“路西法或許會有疑心,但這不重要,因爲他的日子已經不多了,等他真想對你下手的時候,就是他的死日。”

秦羿道。

“先生真是面面俱到,你們東方人都這麼厲害嗎?”布魯斯已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忍不住問道。

“我不過就是有點小謀罷了,不過要論手段,你們西方是永遠不及我們萬一的。”

“所以,你應該慶幸,我們成爲了朋友,而不是敵人。”

秦羿無比自信道。

“我堅信,我們永遠都會是朋友,秦先生,你的敵人與你同世,真是一種悲哀啊。”

布魯斯悵然嘆道。

“好了,我會先走,瑪門那邊這幾天會大宴你,你盡情享受吧。”秦羿站起身放下茶杯,然後又笑了笑:“茶泡的很差,還需要多研究研究。”

“放心,我會的秦先生。”布魯斯哈哈大笑道。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秦羿在這呆的時間不短了,在接下來的兩天,他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斐安東的解惑上,斐安東可謂是一日千里,這讓秦羿愈發的堅信這筆投資是完全正確的,這小子日後必定成就不凡。

按照約定,瑪門佯作驅逐秦羿,令衛士將他亂棍打出了宮廷。而布魯斯則以上賓之禮,在王宮大受宴請,以此營造瑪門決意與路西法聯合的假象。

再次回到尼羅地獄,沉重的備戰氣氛在空氣中瀰漫,查爾斯的大軍在城牆上架起了全副武裝的晶石重炮,城中更是時刻有衛士巡邏。

金樓神女 尼羅此刻在王宮裏坐立不安,距離秦羿出使惡魔之地已經有近半個月了,還是沒有絲毫的消息,這絕對不是一個好信號,一旦瑪門不與合作,他就要獨立面對路西法的怒火,哪怕他還藏着父親留下來的法寶,也沒有絕對的勝算。

我的絕色女皇 “大王,秦先生回來了。”

護衛走了進來大喜道。

他叫尼博,原本是尼羅的族弟,只是如今尼羅已經無人可用了,尤其是親信這一塊,便只能抽調尼博到身邊聽差。

“回來了多少人,都帶誰來了,瑪門的使者到了沒有。”尼羅大喜,頓時來了精神,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驚問道。

“大王,只怕要讓你失望了,他這次是孤身而回,而且據可靠消息,他是被瑪門從惡魔之地趕出來的,也就是說,他的出使已經失敗了。”

尼博道。

“哎,其實我早就知道這個結果了,瑪門又不傻,如今大局對咱們極爲不利,秦羿就算是再能說,也不可能憑藉着一根舌頭,就能挽救局勢。”

“也罷,就這樣吧,一切還都得靠咱們自己啊。”

尼羅無力的坐回到椅子上,仰天嘆息道。

“那大王到底是見還是不見呢?”尼博問道。

“今天沒心情,讓他改日再來吧。”

尼羅擺了擺手道。

“遵命。”尼博領命。

到了門外,尼博對秦羿道:“秦先生,很遺憾,大王這會兒正忙於戰事佈防,沒空見你,要不你明天再來吧。”

“好,那我三日後再來。”

秦羿笑道。

看來尼羅也得到了惡魔之地的消息,如此一來這反倒是件好事,尼羅會信,路西法同樣會信,這正是秦羿希望看到的。

正好晚三天跟尼羅見面,這樣無論是尼羅還是秦羿,都能準備的更充分一些。

也許這樣逼一逼,尼羅會拿出更有利的殺手鐗,也有未可知。

秦羿則趁着這個機會,去了一趟中立區,也許他的三萬大軍早已經在西方的教堂外面戰刀赫赫,只待他的召喚了。

一天後,他到達了公立區,迎接他的是索頓。

這位高傲的光明騎士,經過尼羅一事後,早已對秦羿佩服的五體投地,親自領着一隊騎士十里外相迎。

“侯爺,歡迎來到光明中立區。”索頓下馬迎了過去,以東方之禮拱手拜道。

“將軍不必客氣,神月呢?”秦羿問道。

索頓頗爲失落道:“侯爺與聖女可真是情深義重,一個一天要問十八遍侯爺的消息,一個是剛到就迫不及待的發問,真讓人羨慕啊。”

“不說這個了,進去說話。”秦羿笑了笑,他並不喜歡刺激旁人,尤其是自己用得上的。

到了中立區,天使長加百列親自見了秦羿,這位在天界位高權重的天使是一個無比慈祥、親和,真正正義的光明之士。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