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J率先曝光了兩隊的交易,算起來,兩隊分別是上賽季的亞軍球隊和四強球隊,這種定位的球隊之間交易是比較罕見的。尤其看起來是虧了的籃網隊,有增強對手的嫌疑。不過無數次被江銘亮的操作打臉,籃網隊的球迷對於這樣一筆「小」交易沒有太大的抵觸,說不定雷吉傑克遜就是下一名林書豪呢?

在華夏的論壇,對於籃網隊的這筆交易反倒是頗有微詞,但在一些懂球帝的分析下也很快被壓了下去。林書豪的新秀福利本賽季結束就將消失,下賽季,籃網隊背著庫里,洛佩茲,韋斯特三份千萬合同,科沃爾,費爾南德斯,雷阿倫三份大中產,未來還有萊昂納德的續約任務,薪金壓力不小,雷吉傑克遜的新秀福利到15年才結束,更符合籃網隊的建隊思路。

。。。。。。

根據多家義大利媒體報道,江世孝將會在2013年1月3日正式接管國際米蘭。江世孝與莫拉蒂進行了多輪談判,上周,江世孝再次造訪米蘭,與莫拉蒂基本達成一致,經過將近一個月的相關準備工作,江世孝將會在歐洲足壇冬季轉會窗口開始之後入主國際米蘭。

很快,國際米蘭官網也確認了這一條消息,國際米蘭正處於收購方案中,球隊將會在一個月之內完成全部的資產轉讓,屆時,莫拉蒂家族將暫時退出國際米蘭的歷史。

官網給出了這條新聞,也基本確認了華裔富豪入主國際米蘭的事實。對於莫拉蒂這位為了球隊掏心掏肺的主席,國際米蘭的球迷們予以了最大的尊重,一同商議著在下一輪主場的比賽中向他致敬,當然,這個暫時跟江銘亮沒有太大的關係,他所要參與的第一件事,是藉助皇家馬德里的力量,完成內馬爾的轉會。

「你要跟我一起去里約?」回到家裡,看到jessica正在打點行囊,江銘亮驚訝道。

「當然了~我自己一個人,還不太敢去巴西那邊呢。」jessica篤定的說道,「也算是去打個卡。」

「在巴西那邊,可能我的工作會比較辛苦,不會比這段時間來的輕鬆。」說起來江銘亮也有些抱歉,這段時間,忙於工作,他真的全身心的投入在其中,沒怎麼陪jessica。

「你知道就好!」jessica嗔怪了一句。「所以在巴西,要是你有時間的話,好好補償我一下!」

輕嘆了口氣,江銘亮點點頭,「OK,忙好了工作,無論如何我都陪你幾天。」

jessica心裡一甜,但是理智告訴她,這一次是沒什麼機會了。最多在巴西待到14號,她就得回到韓國,參與團隊的行程。少女時代,跨年這會兒行程還是很繁忙的。

有這份心就好!。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能夠感受到自然元素,是《科學修仙》那本書上寫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做到這一步,就意味着他已經一隻腳踏進了修仙的行列。

林子洛到陸靈家的時候,他們已經吃完飯了,一群人看書的看書,玩耍的玩耍。

聽到門響,齊刷刷的看了過去。

不等林子洛說話,他們先震驚了。

「林子洛,沒想到你還這麼在乎自己的容貌啊?」

李元先開口的,他把林子洛從上到下看了一眼,眼裏就一個意思:沒想到你是這樣的林子洛。

「啊,我知道,原來林哥哥之前是做了美容,媽媽之前也做過,叫什麼淤泥護理。」

陸靈說是行動派,她現在直接跑到林子洛的身邊,還上手摸了。

「你們在說什麼?什麼護理?」

林子洛一頭霧水。

他哪知道,洗髓丹的功效是去除體內雜質,提升體質,除此之外,還能美白肌膚。

以前的林子洛長的也不錯,常年待在實驗室,也不怎麼曬,但他也不是多白。

現在的他,簡直白的發光,還有那臉上的皮膚,簡直連毛孔都沒有。

「你洗完澡之後沒有照鏡子嗎?」

「沒有啊,我照鏡子幹嘛?」

林子洛光顧著檢查自己能否修鍊了,洗完澡,更是惦記着想要向大家解釋,所以衛生間雖然有鏡子他卻一眼都沒有看。

「你還是先去照下鏡子吧。」

聽了李元的話,林子洛往衛生間走。

「woc,這這這……」

林子洛很快就跑了出來,還捂著自己的臉,一副很震驚的樣子。

「說說吧,你都幹了什麼?」

等他平靜下來,大家這才開始審問,其實李元心裏已經有想法了。

「我,我,我……」

林子洛說了三個我,愣是沒說出來。

「你吃了洗髓丹?」

李元替他回答了,雖然是疑問句,卻說的斬釘截鐵。

「沒,沒有,我,我就是,颳了一點點下來。」

林子洛兩根手指比劃着,真的就是一點點粉末而已。

「你膽子還真是大啊,那東西是真是假都還不知道呢,你就敢吃,那萬一是毒藥呢?」

大叔直接一巴掌拍在了林子洛頭上,陸靈、戚雲他們也是震驚的看着他。

「我,我就是想要試一試。」

林子洛知道自己理虧,直接低下了頭,但是他心裏並不後悔自己的行為,最起碼他現在能修鍊了。

「看你的樣子,這洗髓丹是真的。」

李元並沒有多說,一雙眼睛如同X光一樣在林子洛身上掃過。

看林子洛現在的樣子,再結合之前院長給他做的檢查,結果不言而喻。

「對,洗髓丹是真的,你們之前也看到了,我只是吃了一點點粉末,就排出了那麼多雜質,還有啊,我剛剛試了下,我能夠感受自然元素了,也就是說,我能修鍊了。」

說到這個,林子洛就有些激動,說起來就停不下來。

直到他對上了李元大叔他們的眼神。

「所以,你一直沒有放棄修鍊?」

「我,我就是試試,試試。」

。 楚瀾說道,「我確實是來為你們服務的,不過,不是搞衛生。」

「難道是推銷你的產品?就你那些護膚品人家能接受嗎?」

楚瀾並沒惱火,依然不急不躁的,「我們公司的產品銷量一直很好,就不勞你費心了,不過,你會轉入幕後倒是挺讓人吃驚的。」

說到這個方碧晨挺惱火,要不是因為名聲被毀,一時間很難再打入演藝圈,她又怎麼會去做導演,「我有的是本事,不管做什麼,都能做的很好。」

「不錯。」楚瀾很大度的笑了笑,走進會議大廳。

楊露扯了扯方碧晨的衣角,「謝黎墨來了。」

方碧晨停下腳步,扭頭看著他,楊露識趣的先走了。

「黎墨哥。」方碧晨打了個招呼。

謝黎墨微微點頭,看了眼她的入場證,「原來你做導演了。」

「是啊,我這是不得不轉行,黎墨哥,這幾年,你過的好嗎?」

謝黎墨淡淡的說,「我挺好。」

方碧晨眼眶泛紅,挺好?你可知道這幾年我是怎麼過來的?「那就好,黎墨哥……為什麼要跟楚瀾求婚?是因為喬安夏嗎?」

謝黎墨不想再和她討論這個問題,「昨晚我應該說得很清楚了吧?再說了,我們早就沒有任何關係了,你覺得你問這些合適嗎?」

「我不是沒有任何關係!我們還有……」方碧晨差點就脫口而出,可方頡現在的表現實在是讓她失望,什麼都不肯學,什麼都學不會,而楚晟,走到哪都充滿自信和活力,讓她怎麼開口,「我們還有個女兒!」

「女兒我會帶好,不需要你操心。」

「可她不能有后媽!」

「楚瀾會是一個好媽媽的。」謝黎墨不想爭論下去,走進會議大廳。

方碧晨心裡堵的特難受,她知道楚晟在謝家很受歡迎,知道謝家要讓他做繼承人,可她真沒想過謝黎墨會跟楚瀾複合!這是她沒法接受的。

因為心情受了影響,本該在交流會上好好表現的方碧晨完全沒了心情,輪到她發言時,幾次走神,心不在焉的,心一直跳的很快,勉勉強強完成任務,雖然有點掌聲,但並不熱烈。

方碧晨一直忐忑不安的,她和謝黎墨離婚的事一直沒有官宣過,如果他再跟楚瀾結婚,要是傳出去,她這臉往哪擱!

中午在宴會大廳吃飯,楚瀾和謝黎墨坐,認識他們的人並沒覺得有什麼不對,謝黎墨很殷勤的給楚瀾夾菜,還為她舀湯、倒水…… 追風鳥將我真不姓陳帶到安然面前,為他們介紹彼此:

「大師兄,這位是我老鄉,你叫他…叫他陳公子就行。」

我真不姓陳聽了嘴角一抽,無奈道:「我不姓陳。」

追風鳥擺擺手:「哎呀那都不是事兒,你看,這位是我的大師兄,安…安,師兄,嗯。」

直到現在,追風鳥才發現自己還不知道安然的真名,一路上都是「師兄師妹」的叫,也沒出什麼問題。

現在遇到個玩家,想介紹卻發現隊友名字才是她的弱點。

其實追風鳥的談話能力還是很強的,只可惜她遇到的是安然。

一路上分析出的結論都是好像有用又好像沒用的感覺。

本來有些歡喜的氛圍,在這番介紹之後顯得有些冷場。

所幸追風鳥的記者天賦確實不錯,找了個話題聊天,不一會兒就把三人的關係拉進不少。

見時機差不多了,追風鳥開始打聽我真不姓陳的信息。

降臨附近,遊歷兩天,在武運城歇腳,打算試試武行宗的入門考核。

「咦,你知道凌霄宗嗎?」

「知道。」對方點點頭,他懂追風鳥的意思:

「但是太遠了。附近似乎只有這一座城,又恰好沒有靈藥閣。可能這就是命吧。」

眼看着對方想放棄,追風鳥不禁暗自着急,但是安然沒有表示,她也不敢貿然開口邀請。

大師兄,這個人肯定能通過考核的,別猶豫啊!

追風鳥轉頭看向安然,卻發現對方正望向窗戶外面。

追風鳥:ψ(`)ψ

我真不姓陳看到安然的樣子,有些好奇這位大師兄在注意什麼。

既然能被稱為大師兄,那應該是很厲害的修仙者吧。

咦,這麼說,追風鳥是……

我真不姓陳一邊思考,一邊順着安然的實現看向窗外。

「咦!」

三樓的寬闊視野和安然的暗示讓他看到了遠處建築群中激烈的戰鬥。

一隻穿着白色宗門服飾的小隊被黑衣人團團圍住,危險異常。

我真不姓陳激動的站起來,留下一句「我去幫忙」便衝出酒樓,向戰場跑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